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英才
英才
前期雜誌
 
其他商業企管
天下雜誌群
數位時代
南方人物周刊
環球企業家
新財富
中外管理
經理人
新營銷
管理雜誌



 
留白的人生更有意義 英才
轉寄 列印

  留白的人生更有意義

  不要把某一階段,當成全部的人生。

  一個不怕孤獨的人,對自己有信心的人,不必追趕時代。

  主持人|本刊記者 修思禹

  是我們改變了這個世界?還是這個世界改變了我們?

  前不久,在一檔創業節目中,有一位創業者的訴求是,如果贏得投資,就把錢全部投入産品研發中,以求産品的精益求精。而四位投資人不約而同地都放棄投資他,原因很直接,投資人都認為,創業者拿到錢之后,要先包裝品牌,至於産品的精益求精,那是永無止境的……

  國內經濟不振,海外購物消費數據卻連年直線上升,當衆多人感慨,一個消費大國卻缺少精良産品和國際大牌的時候,是不是也應該想想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路上,我們是否走的太急了呢?甚至急到,在喧囂中試圖尋找平靜的人們,都懶得踏實修行,以為“頓悟”即是捷徑。

  本期邀請了兩位文化與商界的代表人物,一位是喜歡在知識中觀視內心的文化學者,一位是經常在名利中游走的投資人,聊聊他們在日新月異的世界中,如何做好自己?又如何理解“快”與“慢”?

  缺少敬畏

  主持人:商業化的時代,工匠精神或者需要時間的沉澱,才能出好産品,但這樣的産品是不是已經失去了太多的競爭優勢?

  余世存:工匠精神和慢工出細活的産品,在這個社會不是有沒有競爭力的問題,而是一種精神所在。在某種意義上講,真正的工匠精神和時間的關係並不大。正如老子所说,“不自見,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有些東西不是要立竿見影求利益,更不是在短暫的當下競爭什麼,而是在時間的長河中,打造一種值得被尊重的精神品質。如果從這個意義上理解什麼是競爭優勢,才會比較公平。

  蔡猜:很多人只是看到事物的表面,實際一家公司的成長,一個品牌的建立,一個産品的成熟,都是需要時間打磨。從商業角度講,單純追求快速擴張,快速在資本市場上有一席之地的企業,其品質上一定會有所削弱,很多規模上有很大優勢的企業,品質上並不一定精良。現在有些公司用很短的時間,就做到了一定規模,市值也被炒得很高,但細究起來,被詬病處更多。相反有的企業或者店鋪雖然規模很小,但因為品質始終如一,贏得了衆多追隨者,掙錢能力也沒有任何問題。

  主持人:現在流行快速“造富”、“造星”,你覺得商業社會中追求的這種“快”,是否潛伏危機?

  蔡猜:短期內“造星”和“造富”都是出於某些訴求,比如創業者需快速被大衆認識,才能有利於産品的推廣和融投資,這種為了企業發展而做出的短期行為,也無可厚非。但絶大多數快速造出來的“星”和“富”,會很快就悄無聲息了。這也跟現在有些媒體和自媒體沒有正確價值觀,只知道吸引眼球有關。所謂的“快”,也導致了很多媒體和媒體人在這個時代裏迷失。

  余世存:我不認同快速的“造富”或“造星”,這種快肯定隱藏着很大的危險,這種危險一方面表現在人對時間的存在缺少了敬畏,另一方面,這種所謂的“富”或者“星”,也只能是太膚淺的“富”和“星”。

  主持人:生活節奏的加速,回歸平靜就有被遺忘的危險,人是要隨波逐流,還是敢於捨棄,放慢腳步?慢生活,還適合現在的社會嗎?

  余世存:人肯定是合群的動物,但是合群的當中不一定非跟隨衆人的步伐前行,這完全取決人對自己內心的把握,一個不怕孤獨的人,對自己有信心的人,不必追趕時代,而且還會在慢生活中,更能體味到生活本身的美好。慢生活,也是一種對人生的完善和修行。

  蔡猜:絶大多數人都怕被遺忘,所以大部分人都選擇隨波逐流。只有極少數的人,有自己的生活節奏和自我的價值追求。這樣的人常常是兩種極端,一種是大家認為的失敗者,他們被身邊人排斥。還有一種是成功者,他做什麼大家都認為是對的。甚至在很多人眼裏他的獨特和另類被推崇。但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活出自己的節奏,這沒有好或者不好之分,只能憑自己的判斷,多問問自己願意怎麼度過一生。

  足夠耐心

  主持人:現在很多人特別是成功的商人,為了尋找內心的平靜而選擇修行,可一邊是不願意放棄的商業利益,一邊是追求速成的“頓悟”人生,這樣會不會更加增強人內心的“撕裂”感?

  蔡猜:很多人迷失,是因為最初的出發點就是利益,他們根據自己的胃口不同,在不同階段迷失,有的人掙到100萬會迷失,有的人掙到一個億會迷失。也許,有些人經過學習和自我提升慢慢會把思想境界打開,但也會有些人沒辦法提高,始終在商業利益和“頓悟”間糾結。但絶大多數人都是急功近利,即使修行也希望快速“頓悟”,卻忘了釋迦摩尼在立地成佛之前,也是經過長時間的探索和修行,才有了頓悟。其實,人生是急不來的,很多人經歷過很多事,會明白這個道理,活得比較從容,但大部分人沒有那麼寬廣的格局來審視自己的內心。

  余世存:真正成功的商人,內外應該是統一的,不會表現出精神和肉體的撕裂。他們追求人生目的之一,就是實現內外完善。但是,現在社會要提倡的,不應該是在一種觀念下的生活,比如成為了一個成功的人或者成功的商人,而是告訴每個人,首先要追求成為一個獨立的人。只有認識到自己是一個完整獨立的人的時候,不管做什麼工作,人生都會圓滿,豐富。

  主持人:如何在緊跟時代,保持尊嚴與品質的同時,活的不太“着急”?

  蔡猜:外面的世界一直在快速變化,讓一個人處於淡定的狀態是很難的。人有了一定的社會屬性,必定會攀比,在比較當中的無形壓力,會逼着人想邁大步,想發展更好。但是大部分人都是平凡的人,偉人只是極少數,所以要對人生保持足夠的耐心。就像做投資,不管是做一級市場,還是二級市場,真正掙到大錢的基金,都是耐心的基金。

  余世存:我們一方面要專注的投入當下生活,另一方面要保持全新的感知和對內心的把握,知道當下的生活終要成為過去,要意識到自己在此時此刻的局限性。什麼樣的狀態都只是人生當中的一個階段,不要把某一階段,當成全部的人生。這樣,面對全部豐富的人生,我們才有更大程度的把握。就像中國的山水画一樣,填充的只是在一個小小的實體,留白才是更為豐富的意義。作為時代大潮中的一員,我們既要學會對慢生活有把握,也要對快速或者異化的生活有所把握。因為所有的一切,都將成為我們經驗的一部分。

  嘉賓:文化學者、作家 余世存,松樹資本創始人 蔡猜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