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英才
英才
前期雜誌
 
其他商業企管
天下雜誌群
數位時代
南方人物周刊
環球企業家
新財富
中外管理
經理人
新營銷
管理雜誌



 
傑西·利弗莫爾 空頭信徒的末路 英才
轉寄 列印

  “我的一生是失敗的。”

  文|本刊記者 張延陶

  他成就了華爾街“投機之神”的美名,他也吹破了失去理智的股市泡沫。他無時不刻想證明自己並非井底之蛙,但是結果卻事與願違,傑西·利弗莫爾與他親手摧毀的股市一同毀滅。

  “我的一生是失敗的。”——傑西·利弗莫爾書寫好遺言后,用子彈射穿了曾經華爾街最值錢的腦袋。

  一年身價200倍

  在美國大發戰爭財之前,生産力還沒有從傳統的農業、工業中解放出來。傑西·利弗莫爾此時出生於馬薩諸塞州的一戶農家。貧瘠的土地只能賦予農民無盡的絶望。雖然無從考證,但出身的貧賤以及遠離課堂的童年經歷多少令這個心向遠方的孩子內心受到了創傷——在擁有足夠的資本可以“自大”之前,傑西的自卑被烙印心底。

  10歲的傑西已然明白,隨遇而安的父親絶不會是他效仿的對象。反倒是波士頓送來的寥寥數份報紙中,傑西透過“井口”看到了頭頂上的天空,花花世界的奢華令他萌生了外出闖蕩的想法。

  命運的“牢籠”終究沒有困住傑西,14歲的他揣着5美元搭上了去往波士頓的順風車。1年后,他的身價上漲了200倍。傑西來到波士頓后,進入了一家證券經紀公司做行情記錄員,傑西漸漸地意識到了自己的天賦所在——記憶超群,對盤口語言很快掌握,並模擬交易了一段時間。他甚至能夠從股價的漲跌中看出些門道來。

  傑西對股價的敏鋭直覺令他得到了同事以及客戶的關注、甚至是喜愛。這種被“認可”的感覺“烘烤”着傑西,他嗅到了自己身上發出的“香味”,在渴望成名的路上,傑西找到了自身價值的存在。他洋洋自得起來,並准備開始投身於自己的生意。

  21歲的傑西被迫懷揣着2500美元,單槍匹馬闖入紐約華爾街。

  月光下買母牛

  來到華爾街的傑西如魚得水,他總能通過敏鋭直覺察覺到哪家公司的股票已處在高位,何時會一瀉千里。再通過賣空的方式發財致富,這讓他聲名鵲起。

  傑西認為賺大錢不是靠個股股價起伏,而是靠主要波動,也就是说不靠解盤,而是靠評估整個市場和趨勢。一個人想賺錢,所需要知道的一切,只是評估大勢。沒有一個人能夠抓住所有的起伏,在多頭市場裏,你的做法就是買進和緊抱,一直到你相信多頭市場即將結束為止。

  1906年,傑西完成了他事業上的飛躍。一家特別的公司引起他的注意,這就是聯盟太平洋鐵路公司。他認為这隻股票已經漲到非同尋常的高位,到了非跌不可的時候。

  於是他開始做空這家公司,雖然聯太鐵路公司的股票屢創新高,但是傑西堅持自己的判斷。

  就在這時,舊金山發生地震,城市遭到破壞,鐵路也陷入廢墟。聯太鐵路大跳水,不到天黑,傑西的身價已經突破百萬。

  然而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傑西認為那些相信市場還要一直漲的人是“傻瓜”。於是他又一次開始做空了。並將目光鎖定在了令他成名的聯太鐵路。

  傑西看着聯合太平洋快速上漲,他錯誤地認為:“如果認為在160美元處價格太高了,從而做空它,那麼到了165美元更要做空它。”他加倉做空。然而一件不可預知的事情將傑西搞破産了——聯太鐵路突然宣佈股票分紅10%,作為“額外”獎金,股票急速上漲。

  但是這次破産令傑西明白了一件事:報價帶來的波動不能精準地猜測價格波動;圖表技術也不能預測未來的價格波動,交易賺錢其實更難。受制於技術的限制,當時的股價信息並非實時傳送的。聰明的傑西很快就發現了僅僅研究股票的基本面是不夠的。

  “沒有內幕消息就玩股票的人相當於在月光下買母牛”——傑西對這句名言推崇備至。因此,他發誓如果不接觸內部人士,沒有掌握分紅、支出等有用的信息就不會交易。

  此后的一年,傑西在紐約股票交易所的股價崩潰之前,面對上行的價格再次逆行放空。之后的那段行情中,他每日的進賬多達數十萬美元。

  隨后的1920年代,他更是驚人的預測了1929年的股災。10月24日,市場出現裂痕;29日市場崩塌,在他人財富瞬間化為烏有之時,傑西卻賺的盆滿鉢滿。

  毀滅的歸宿

  傑西靠做空賺得了巨額財富,到1925年,他已經坐擁2500萬美元。他擁有豪華的曼哈頓公寓、歐洲別墅、長島的度假房産、私人專列,還有當時鮮有耳聞的私人飛機。

  雖然政策的出台已經對賣空進行了詳盡的限制,但就像如今的巴菲特一樣,傑西憑藉著其在投資領域強大的影響力,使一些關於他的謡言都能對股市産生巨大的影響。

  彼時的美國貧富差距極大,傑西這樣的“高富帥”並不受媒體與普通群衆的青睞。媒體稱之為濫賭之徒、職業大熊、專事逆市掠奪的強盜。其逆市操作的連連得手以及放蕩不羈的生活方式,更令他招致衆人的嫉妒。

  “我虧錢時,是因為我錯了,而不是因為我放蕩不羈或是過度享樂。”傑西對公衆義務的漠視凸顯出了其極為自我的個性。

  他曾说:“我自己從來不很在乎金錢,從來不會重視金錢到認為值得為金錢说謊的地步。”由此可知,金錢與物欲已經令他麻木,這個從鄉村出來的窮孩子已經實現了他對世界的報復,三次破産的經歷也並沒有令傑西變得一蹶不振。

  在1929年股災之前,無論傑西經歷了怎樣的失敗,相信他的人永遠是多數,畢竟他是華爾街的投機之神。但是在經歷了股災洗禮之后,人們開始變得謹慎,銀行的業務開始攀升。

  傑西終結了那個失去理智的泡沫,但他並未意識到,他也終結了自己。

  失去了那些關注他的眼神,傑西即使他將自己的操盤“秘笈”公諸於衆,擁躉也並未紛至沓來。這種被漠視的感覺對於一個從小就渴望證明自己不是井底之蛙的人來说無疑是雪上加霜,乃至命隕。

  傑西無疑是偉大的交易者,但是在時代的選擇面前,他只能做一隻井底之蛙。他的做空令華爾街膽寒,令其財富迅速膨脹,但也讓人們開始認清股市的“虛僞”。

  或許,傑西最終扣響扳機、與那個輝煌的時代一起寫入歷史才是他最好的歸宿。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