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英才
英才
前期雜誌
 
其他商業企管
天下雜誌群
數位時代
南方人物周刊
環球企業家
新財富
中外管理
經理人
新營銷
管理雜誌



 
《從0到1》作者犀利觀點 英才
轉寄 列印

  彼得·蒂爾 什麼公司值得投

  別總指望賣給巨頭,行業變化很快,你根本不知道未來巨頭需要怎樣的公司。

  文|本刊記者 孟德陽

  “競爭是留給失敗者的。”這恐怕是投資人彼得·蒂爾談論得最多的觀點了。

  幾年前他在斯坦福大學給學生們做了一場關於創業的演講,核心觀點就是圍繞着企業如何製造壟斷——畢竟“競爭是留給失敗者的”,而“壟斷者除了想着賺錢外還有余力想其他事情,而非壟斷者就不行”,換言之,壟斷者有能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后來,這些觀點基本都被收錄到了他的暢銷書《從0到1》當中。

  互聯網企業廝殺似乎尤其印證了蒂爾關於壟斷的觀點。“老大和老二打架,老三從行業中消失”已經習以為常。只要手段得當,迅速佔領細分市場是互聯網企業創業的成功要訣。在這樣的投資邏輯之上,蒂爾的投資並非只集中於互聯網行業,他創立的Founders Fund基金頁面上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們是能夠解決難題的聰明人”,投資領域涵蓋航天、互聯網、生物醫藥、智能硬件等各個行業。

  一群奇葩?

  蒂爾對《英才》記者说,別總指望賣給巨頭,行業變化很快,你根本不知道未來巨頭需要怎樣的公司。如果創業公司賣給了大公司,這是件好事兒,但並不是一個好的計劃。

  此類觀點在蒂爾的朋友之間也似乎有共識。之前蒂爾在Paypal的聯合創始人麥克斯·列夫琴(Max Levchin)對此也表示贊同。在離開Paypal 之后,列夫琴創立了數個公司,包括Glow和賣給谷歌的Slide,他在離開谷歌后創立了一個創業孵化器HVF。

  列夫琴曾在接受《英才》記者採訪時認為,硅谷現在有很多公司只是做一些容易達成的事情,不敢放手一搏創造真正的價值,他不會投資這樣的公司,而且提醒年輕人想創業“要趁早動手”。

  當年與蒂爾一同在Paypal 工作的“同伙”看起來都不甘寂寞、不喜歡平淡。YouTube聯合創始人查德·赫利(Chad Hurley)正是在Paypal工作期間遇到了陳士駿,除了Youtube,兩人接着創立了另一家視頻社交網站MixBit。赫利在回答《英才》記者的問題時,说他對於視頻領域的追求不會止步,希望通過一塊做視頻使人們連接起來。

  赫利承認中國的互聯網創業還有很多需要做的事情,“許多年以后中國或許也會出現屬於你們的(互聯網)‘匪幫’。”

  Paypal Mafia(匪幫)是2007年媒體對這家公司出來的創業者群體的稱呼。蒂爾在採訪中提到是Linkedin的創始人裏德·霍夫曼想出了這個點子,以便在採訪時拍一些瘋狂的、像電影《教父》那樣的照片。“我與當年Paypal的很多人都是朋友,但‘Paypal匪幫’並不是一個正式的什麼組織。實際上從Paypal出來創業的人有很多。”

  除了上面提到的幾位,那張“瘋狂的照片”上包括YouTube的創始人陳士駿,特斯拉和Space X的創始人埃隆·馬斯克(Elon Musk)。這些人顯然都或多或少地改變了后來行業發展的格局,創立了一系列行業壟斷級別、估值超過百億美元的公司。

  “他們必須有才華,但更為重要的是,他們要由衷地喜歡與我們共識。這就是‘Paypal黑幫’的開端。”蒂爾在《從0到1》中用這個例子來描述理想創業團隊的樣子。

  Paypal的創業歲月,他現在還能脫口而出每一個關鍵的時間點——何時獲得了第一個用戶、何時融資、何時達到了壟斷、何時泡沫來臨……

  時機非常重要,Idealab的創始人比爾·格羅斯(Bill Gross)認為,時機几乎是決定創業成功與否的最重要因素。他舉例说,如今Uber、Airbnb代表的分享經濟的興盛,與美國后經濟危機時期人們想多賺點外快不無關係。

  而從Paypal走出來的創業者也趕上了一個好的時機,Paypal在2002年以15億美元出售給谷歌時,整個處於創業的最低潮期,几乎沒有人願意成立新的公司,但“匪幫”卻正是在此時紛紛開始創業,這意味着他們面臨的競爭者就少得多。

  除此之外,蒂爾認為在Paypal積累的經驗使“匪幫”創業成功。“大多數公司要麼非常成功,比如谷歌和微軟,要麼就失敗了。在前者工作的人會認為一切都很容易,而在后者工作的人卻覺得一切都不可能。”蒂爾说,“所以無論是很容易還是不可能實際上都在告訴你什麼都不用干。”

  而Paypal的“成功”程度在蒂爾眼中最合適,實際上是給了每個人重新創業、創立一家更優秀公司的機會。

  二八法則

  “我認為當時我們很多人都認可創業文化,我們當中的很多人個性太強,很多公司都不喜歡。”蒂爾说。

  個性很強、企業家精神、不合群。這些形容詞已經成為了美國科技創業家的標籤,事實上蒂爾對於“不同”表示了“認同”,他認為“特立獨行的個性是驅動公司進步的引擎”。“Paypal的六個創始人中有四個在高中時期做過炸彈。”《從0到1》裏寫道。

  或許是受中國“中庸”文化的影響,以往特立獨行者並不被國內的商業環境接受,但近一段時間國內的創業文化卻越發活躍,很多年輕的創業者喜歡標榜自己的價值觀,甚至不惜用各種“出位”言論來提高自身的知名度。

  國內創業熱潮正遭受着越來越多的質疑,人們發現很多年輕人並不是想真正做企業,只是想拿着投資人的錢迅速閃人,或者“為了創業而創業”。有人说,創業的非理性不能怪他們,因為人類真正遇到的難題都已經被解決,留下的只是如何讓人們生活得更舒適。

  蒂爾卻並不認同,他似乎對於改變世界有一種使命感。盡管投資了互聯網領域最成功的幾家公司,蒂爾卻對現今世界科技方向有自己的看法。在某些領域,他仍覺得科技進步太慢了,甚至是停滯。美國在上世紀70年代就宣稱治愈癌症將在短期內實現,可如今,最樂觀的科學家也認為至少還要60年的時間才能真正解決癌症難題。

  對來自硅谷的投資人來说,中國大多數創業企業並非真的有自己的“個性”,很多創業者更善於複製別人的想法、靠燒投資人的錢來把對手擊敗。

  “中國互聯網行業的競很激烈,企業模仿的速度非常快。”更多時候,人們是在比拼佔領市場的速度,而非哪個想法能更好地改變世界。

  蒂爾通常會問應聘者的問題是:“在什麼重要的問題上你與其他人有不同看法?”看似簡單的問題卻實際上體現出對於創業者的判斷——能否發現別人否認但實際上是正確的事,這便是一個“秘密”,而在蒂爾眼中。只有發現了商業領域的“秘密”,也就是能解決別人解決不了的問題,這樣的創業者才值得去創業。

  而在投資方面,他也是“二八法則”的堅定支持者。

  “由於VC是在企業創立早期進行的投資,所以我們在投資時會考慮兩部分事情,第一,投資這家公司我們可能不會虧錢;第二,投資能夠獲得10倍以上的回報。”蒂爾说,尤其是第二點,他認為很多企業盡管有好的故事可以講,但不足以能給投資人帶來10倍以上的回報。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天下雜誌群
希臘是怎麼變成豬的?
逃漏稅居然是理所當然的希臘“國民運動”? 歐洲文明的源頭,為何淪落至此? 在希臘,人人都知道要改革,但總是不做,這對年金危機四伏的台灣有何啟示? 六月二十七日是個週六,希臘人卻一早就在AT …詳全文
天下雜誌群
天下雜誌群
非法山坡農莊現形記
週間努力工作,週末下田樂活。 看準都市人的田園夢商機,不肖業者大肆收購山坡農地,燒山、填溪、倒廢土。 違法開發上百公頃山坡地,業者左手賺進五成暴利,右手將罰款和刑責“賣”給消費者。 都市人的 …詳全文
天下雜誌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