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英才
英才
前期雜誌
 
其他商業企管
天下雜誌群
數位時代
南方人物周刊
環球企業家
新財富
中外管理
經理人
新營銷
管理雜誌



 
龍生股份神秘運作 英才
轉寄 列印

  本次則斥資41.5億元參與龍生股份定增,劉若鵬一舉成為公司的實際控制人。

  文|何志翀

  活躍的A股市場正在製造一個又一個財富神話,新股暴風科技(300431.SZ)、定向發行的龍生股份(002625.SZ)等均是本輪行情中的璀璨明珠。

  以龍生股份(002625.SZ)為例,定增上市的復牌基準價為7.09元,截至5月18日股價為91.4元,歷時36個交易日,股價漲幅高達1189%,屈居同期A股漲幅第二名(暴風科技(300431)漲幅為2098%。)

  那麼到底是何原因造就了該股的如此漲幅呢?

  定增直指超材料

  龍生股份原主營業務為汽車座椅功能件的研發和生産,2008—2014年公司雖然營業收入從1億元穩步攀升至4億元,但凈利潤始終維持在4000萬元水平上下,主要因為行業內競爭使得公司毛利率逐年下滑所致。

  而這一切隨着2015年3月26日定增預案的公佈而發生了改變。

  據定增預案披露,本次公司以7.15元/股發行10.07億股,募集72億元。但公司2014年報顯示公司總股本為3.01億股(按照2014年轉增股本調整后),凈資産為4.74億元。從這兩組數據比較,本次定增之后公司凈資産擴張15倍,股本擴張3.35倍,顯然這將給公司帶來質的改變。

  更大的看點還在於定增預案中的定增認購者和定增募投項目。

  據披露如果本次定增發行順利完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將由俞龍生、鄭玉英夫婦(原持股43.53%,增發后降至4.12%)變更為劉若鵬,增發后劉若鵬通過達孜映邦和光啓空間合計控制本公司44.38%的股權。

  劉若鵬有兩個鮮明的標籤:科學家和資本玩家。25歲率領團隊成功研製出“隱形衣”,發表在《科學》雜誌后引起轟動;27歲獲得杜克大學博士學位;28歲那年受國務院邀請參與了北戴河休假,劉若鵬成為史上最年輕的“休假專家”。

  2014年6月,劉若鵬旗下光啓科學成功借殻港股英發國際;3月18日旗下深圳光啓又斥資16億參與鵬博士(600804.SH)增發;本次則斥資41.5億元參與龍生股份定增,劉若鵬一舉成為公司的實際控制人。

  本次公司的定增募投項目為超材料智能結構及裝備,其産品主要用於地面行進裝備和可穿戴式,並結合當下的“智能+”大潮。

  在公司對募投項目投資效益的測算中,預計項目建設期3年,達産期3年,達産后年新增營業收入58.96億元,年新增利潤總額16.62億元。

  透支未來

  大手筆的定增加上募投項目中超材料的光環,以及當下市場的資金對熱點瘋狂地追逐,最終使得公司復牌后出現了持續19個漲停板。漲停板打開后稍作休息股價再度上漲一倍。

  面對如此上漲,投資者不禁要問目前的股價貴嗎?

  簡單算一下,定增后公司股本將變為13.08億股,以目前91.4元測算其總市值高達1195.51億元。而目前公司的主業利潤只有4000萬元上下,顯然其后期業績主要依靠本次定增募投項目。

  按照項目測算,建設期3年,達産期3年,達産后年新增利潤總額16.62億元。

  這期間有幾個問題值得推敲:

  1、1195.51億元的市值對應未來6年只有4000萬元左右的業績,對應的市盈率近3000倍。如此高估值,市場是否能夠如此長時間的維持並等待業績兌現?

  2、假定公司達産后,其測算的年新增利潤總額16.62億元順利實現,達産后的第三年稅前利潤為16.62*3=49.86億元,如果按照15%扣除所得稅,稅后利潤為42.38億元。按照這個數據測算順利達成且兌現項目測算收益后,公司當年市盈率為28倍。從這個測算來看,如果公司的募投項目確實能夠順利達産且能夠實現測算收益,那麼達産后的利潤與目前市值相比還是能夠匹配。

  3、公司投資效益測算中利潤貢獻時點過長。據定增預案披露目前項目正在履行項目備案及環評等必要程序,说明尚未開始建設。而利潤貢獻時點預計要6年后,這個時點相較大部分上市公司的募投項目而言明顯偏長,且超出了本次定增股本鎖定期3年。

  4、公司投資效益測算中利潤總額沒上限。據公司測算達産后年新增利潤總額為16.62億元,而這並沒有給一個增長上限。在測算中公司並未給出可持續增長的年限,顯然任何一個投資項目的收益與其産能及市場銷售息息相關,不可能沒有上限的持續增長。

  5、最致命的問題是項目收益兌現的可能性有多大?劉若鵬頂着各種光環,但筆者想資本市場並不缺頭頂科學光環的資本游戲敗筆。例如重慶啤酒的乙肝疫苗研發失敗,無錫尚德的曾經輝煌最終破産重組。

  看不懂的運作

   本次定增雖然俞龍生、鄭玉英夫婦喪失了對上市公司的控股權,但以目前情形來看其所持公司股權市值增長了11倍,這顯然是目前公司主業無法能夠實現的財富。

  一旦增發成功,俞龍生、鄭玉英夫婦的持股比例將低於5%,后期減持不再受限。不僅如此,還有一些蹊蹺之處耐人尋味。

  2014年12月9日和18日,鄭玉英和俞龍生分別減持公司股權384.5萬股和398萬股(轉增后對應股本為653.65萬股和676.6萬股)。該減持數量與2014年12月8日和17日龍生股份的大宗交易數額相匹配。

  大宗交易數據顯示,賣出營業部均為中信證券(浙江)桐廬迎春南路營業部,接盤營業部分別是華泰證券海門解放中路營業部和廣發證券上海東方路營業部。

  隨后不到10個交易日,公司於2014年12月30日公告因重大事項停牌。而就在2015年3月26日公司公佈定增預案,股價出現持續漲停之時。停牌前接盤的廣發證券上海東方路營業部在復牌后股價漲停的情況下,卻分別於26日和30日通過大宗交易賣出龍生股份161萬股,放着到手的錢不賺,這是為什麼呢?

  最重要的是作為公司實際控制人的俞龍生、鄭玉英夫婦在停牌前減持公司4.42%的股權,如果大比例減持難道是未經思考或者純屬巧合嗎?

  或許可以假定本次定增預案中的劉若鵬是在俞龍生、鄭玉英減持后找到他們談合作,但本次2014年度分紅預案10轉增7可是由夫婦二人做主的。在此分紅預案可控的情況下,夫婦為何要急於減持?當時4.42%的股權持有至今會産生近10億元的收益。是誰這麼“幸運”接走了這些股權呢?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天下雜誌群
非法山坡農莊現形記
週間努力工作,週末下田樂活。 看準都市人的田園夢商機,不肖業者大肆收購山坡農地,燒山、填溪、倒廢土。 違法開發上百公頃山坡地,業者左手賺進五成暴利,右手將罰款和刑責“賣”給消費者。 都市人的 …詳全文
天下雜誌群
天下雜誌群

…詳全文
天下雜誌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