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數字商業時代
數字商業時代
前期雜誌



 
bbmao的神秘配方:打破中文聚類搜索的低迷 數字商業時代
轉寄 列印

  盡管元搜索技術在國外搜索市場早已存在

  但經過朱明謙“改良”的中文聚類搜索仍然打破了中文搜索市場創新乏力的低迷境況

  採訪•撰文=於焱 攝影=樓曉寧

  3月的一天,朱明謙和往常一樣早早來到辦公室,打開電腦,登錄bbmao主頁,收看用戶反饋。

  十五分鐘後,他停下手中的工作,為自己泡上一盃咖啡,站起來眺望遠處。窗外是車水馬龍的北三環,柳樹枝頭已經泛起新綠,同事們正陸續走進公司,員工已從最初的幾個人增加到十六人,他和聯合創始人李昌日不得不搬進一間小一點兒的辦公室,把大辦公室騰出來。雖然辦公環境很擠,但看上去一切都像春天一樣欣欣向榮地生長著。

  2006年,bbmao因為獲得Red Herring“2006亞洲百強”和ZDNET“2006亞洲十大科技創新企業”稱號而走進人們的視野,有人這才發現,原來這家此前名不見經傳的公司竟是Myspace創始人布萊特•格林斯潘在中國投資的第一家互聯網公司。

  成為格林斯潘的寵兒

  當朱明謙滿懷熱情寫成的商業計劃書遭到風投拒絕時,或許連他自己也沒有想到,短短幾個月後,他的人生就再一次轉折了。

  2004年,朱明謙和遠在新加坡的老朋友李昌日共同創立的“Accumo”公司遭遇第一次挫折。

  Accumo 的定位是為企業提供搜索軟件服務,但當朱明謙在朋友的介紹下來到香港與一位天使投資人會面之後,得到的卻是無情的批駁,朱明謙一時懵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那個房間的。但後來冷靜下來,開始反思自己的不足,並重新度量創業的方向。”

  當時朱明謙住在中國成都,他放棄了在美國領先的搜索技術公司Verity的工作,本來是要游歷世界的,卻由於非典的影響被迫停留下來。

  在和中國朋友不斷的交流中,朱明謙欣喜地看到了中國互聯網無可限量的前景,中國互聯網用戶數量已超過1.2億,是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互聯網國家。“在國內做新型公司的機會更多,很多東西可以借鑒美國。”為此,朱明謙留了下來,白天在成都的幾所貴族學校教英語,晚上繼續研究並在網上發表他在美國一直致力的聚類搜索技術。這位畢業於多倫多大學獲取了物理和計算機人工智能雙碩士學位的年輕人,曾經寫過許多跟搜索和人工智能有關的論文並獲得專利。

  2004年8月的一個晚上,朱明謙意外地收到一封來自美國的郵件,發件人是格林斯潘。幾個月後,二人在香港會面。“當時討論了有多久我也記不太清了,但現在回想起來可能也就十分鐘。”短暫的十分鐘內留給朱明謙印象最深的一句話是,“我一定會投資你的項目。”

  2005年底,格林斯潘完成對bbmao的注資。

  中國的“蜘蛛俠”

  “你知道bbmao嗎?”2006年,李開複的一個朋友向他推薦了這款搜索引擎,聽完介紹後他的臉上流露出驚訝的表情,沒人知道那一刻李開複心裏的感受,但可以肯定的是,作為目前全球市值最高的搜索引擎公司的副總裁,他絕對沒有想到,竟然有人在Google和百度的強大覆蓋率下另闢蹊徑,搶走了一塊蛋糕。

  “大多數人都會使用一個以上的搜索引擎,而且往往在第一屏找不到搜索結果的時候會採用另一個引擎。這為元搜索提供了市場。其實這種方式在美國早有先例,但在中國卻無人試水。”朱明謙把元搜索帶到中國,加以創新,並說了一句漂亮的開場白─“我們是聚類搜索”。

  朱明謙所說的聚類搜索是這樣一種方式,當你輸入一個詞,比如“金剛”,在結果顯示頁面的左上方就會提供一些聚類結果,如“電影”、“吉利汽車”、“材料”、“佛教”等等,用戶可以從中很容易地找到自己所需要的類別,而不必大費周章地在浩如煙海的網頁中翻撿。

  “沒有一個搜索引擎能覆蓋超過20%的互聯網頁面。這和蜘蛛(Spider,一種機器人程序,以某種策略自動地在互聯網中搜集和發現信息)的設置有關,因為蜘蛛爬的路線是有時間限制的。”朱明謙的bbmao中並沒有“蜘蛛”,但他又無疑擁有並率領了大批的“蜘蛛”,當然,這個“蜘蛛俠”的工作並不是打敗綠惡魔,而是集結小蜘蛛們一起軍團作戰,提供給用戶更豐富和更完美的體驗。

  聚類帶來的第二個好處是,可以監督用戶進步。比如一個人一直在關注“超媒體”,那麼他可以通過bbmao提供的這一領域中網頁數量的變化,來察看他人對於“超媒體”的關注程度,從而找到不足並加以充實。

  在今年的沃頓科技論壇中,微軟MSN部門的產品經理就提出類似的觀點:搜索引擎的用戶界面將有重大變化,用戶將不再僅在一個文本框中輸入搜索關鍵字。他會提供更多信息,讓搜索引擎更清楚的領會他的意圖,以便提供更準確的結果。

  但這一觀點遭到Google方面的反對,他們認為,技術的進步意味著用戶無需再提供更多的信息。完美的搜索引擎將準確地理解用戶的用意,並提供用戶所需要的信息。

  不論哪種觀點,其實都表達出同一個意思,搜索引擎還在初級階段,離完美還很遙遠。朱明謙的理想狀態是,“未來的搜索引擎應該像‘神’一樣,它可以和你互動,回答你的問題,並通過分析給出答案。”

  或許未來搜索引擎的最高境界應該是這樣的:坐在多媒體電腦前,哼一段電影插曲的旋律,或者做幾個電影中的經典動作,說一句台詞,都可以搜到想要的電影,而且搜到的絕對是效果最好的,帶寬最寬的。

  我不想做下一個百度

  朱明謙把聚類技術搬到國內之後,市場上立刻發出兩種截然不同的聲音:一是bbmao抄襲國外類似網站Dogpile,二是它將成為下一個百度。

  進入Dogpile的首頁,一隻卡通狗嘴裏叼著皮球調皮地歡迎著來訪者,輸入一個關鍵詞,Dogpile將提供來自Google、Yahoo、MSN、Ask等搜索引擎的結果。

  而進入bbmao的首頁,一隻可愛的小花貓手拿放大鏡正等待向用戶提供來自Google、百度、雅虎、搜狗、愛問、中搜的搜索結果。

  “我不否認我們在界面的設計上參考了Dogpile,因為這種卡通形象看上去十分親和友善。”朱明謙坦陳,“在國外互聯網已經走過一段路的情況下,我們沒有必要再去絞盡腦汁尋找其他截然不同的道路。想要迅速發芽成長,成為一棵樹,可能更好的方法是從模仿開始,並加以創新。”

  但與Dogpile不同的是,bbmao不僅提供六大搜索引擎的結果,還強調會員之間的交換與共享。每個搜索者都可以在bbmao網站的收藏夾中保存自己需要的網頁,目的不僅僅是收藏,而是與其他“貓友”共享。試想,如果雅虎的CEO願意每天通過bbmao的收藏夾來收藏網頁,一個網站從業者肯定會定時查看。

  當然,“用戶收藏夾”不僅僅是一種用戶間的互動,bbmao還可以通過它來跟蹤用戶習慣,從而更好地為用戶提供選擇類別。

  朱明謙現在的重要工作就是通過一段時間以來用戶提交的搜索關鍵詞和其在bbmao收藏夾中存留網頁的分析,對網站做新的變動,“現在要花費大力氣做的是提升用戶體驗,得到一定的用戶認可,証明我們的運營情況,然後再進行下一輪融資。”對下一輪融資,朱明謙的期望是至少500萬美元,“這筆錢我們主要會用於市場推廣。”

  市場,正是朱明謙最大的擔心,“我最怕的是,即便做到很完善,但還是沒人認識我們。”

  稱自己為“游牧民族”的新加坡人朱明謙,17歲去了加拿大,在北美生活工作了13年,這為他對搜索技術和市場趨勢的判斷打下了扎實的基礎,但對中國市場的認知不足卻成為他目前最大的“痛苦”。

  市場是瞬息萬變的,僅僅有新點子新技術還遠遠不夠,現在bbmao網站的日流量大概只有幾十萬用戶,該如何讓習慣了百度、Google的用戶“投敵”?bbmao的盈利模式還很單一,主要是與合作伙伴間的點擊付費分成,該如何尋找新的盈利點,讓VC看到聚類搜索的“金光”?擺在朱明謙面前的門檻還有很多。

  最近朱明謙接待了一些有意收購bbmao的公司老總,“如果對方是很好的合作伙伴,我們也會考慮,但前提是能保留bbmao這一品牌。”

  如果按照預定計劃,bbmao在今年年底完全實現贏利,朱明謙會向百度或者國內的搜索引擎市場發起新一輪衝擊嗎?朱明謙從容地喝了一口咖啡,很堅決地說,“不,我們不打算成為下一個百度。元搜索應該知道自己的位置是什麼。在美國的搜索市場,元搜索大概占到市場的3%∼5%左右。bbmao給自己的位置是搜索引擎中的增值搜索引擎。”

  “當然,”朱明謙笑了一下,“做到一定程度就會有很多‘外部因素’來限制的。”

  像數字時代的所有創業者一樣,朱明謙充滿了夢想,但不同的是他得到了機遇。在這個分眾的時代,或許還有很多我們認為早已“人滿為患”的市場充斥著商機,關鍵看你如何去發現。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