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中國周刊
中國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環球人物
南都周刊



 
扎西桑俄:致力環保的“鳥喇嘛” 中國周刊
轉寄 列印
[內容簡要]:扎西桑俄,青海省果洛州久治縣白玉寺堪布,他13歲開始觀鳥,17歲画鳥,几乎画遍了藏區可見的幾百種鳥,珍稀的“藏鵐”通過他的画筆才廣為世界所知。他用實際行動影響着身邊的牧民,帶領鄉村百姓走上了保護家鄉的環保之路。

  由画鳥到建立藏鵐保護區

  扎西桑俄記憶中的“小時候”,是一個沒有汽車的世界,他10多歲才第一次看見汽車。他和姐姐在山上放氂牛,50公里以外汽車的聲音都能聽到;回家時在100多米以外,就能聞到自家帳篷裏來的漢族客人身上的味道。“這些都變成故事了,現在汽車離得二三十米,我聽不見。”他感嘆。

  1970年,扎西在年保玉則山下俄措尕瑪湖畔一個牧民家庭出生。家裏有8個姐弟,扎西桑俄排行第二。根據藏區習俗,如果家中超過兩個小孩,一般會送一兩個前往寺院完成學業。13歲時,他被送進了30多公里外的白玉寺。早早離家的扎西桑俄,在思念親人的時候就是用“玩鳥”來緩解,鳥是他最好的朋友。他跟寺廟裏的一家赤麻鴨“很熟”,赤麻鴨一家有一回生了十幾隻小鴨,每當小扎西把它們抓到衣服裏的時候,赤麻鴨的爸爸和媽媽就會着急地圍着他“嘎嘎”的叫,“我經常像這樣‘玩’它們”。

  17歲,扎西開始在紙上画鳥,他画的第一隻鳥就是赤麻鴨。從沒學過繪画的扎西為何能把鳥兒画得那麼栩栩如生?他说:“做事情,‘喜歡’是最重要的。我觀察過藏區的393種鳥,每種鳥我几乎都画過4次。如果你愛鳥,你就會全神貫注地觀察鳥,每一片羽毛的樣子都不會忘記。” 此時他的眼睛望向遠方,彷彿一隻只他画過的鳥兒正在腦海閃過。27歲,扎西從白玉寺正式畢業,成為一名堪布。但他並沒有留在白玉寺,而是開始四處遊歷,在青藏高原游走觀鳥。在扎西看來,寺廟學習結束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修行方式。對他而言,環保本身也是一種修行,保護鳥類、動物就是他的修行功課。為了觀鳥,扎西走遍了整個藏區,在沙漠、森林、湖泊,他追尋着鳥的足跡。“中國有1300多種鳥,我們那兒有500多種。”他觀察記錄了青藏高原的近400種鳥類,其中很多為青藏高原獨有。

  藏鵐就是這其中的一個品種,僅分佈在青藏高原中東部。在《中國瀕危動物紅皮書》中,藏鵐被列為稀有物種,至今很多人只能從郵票和画家的筆下欣賞這種鳥兒,很少有人親眼見過。1990年之前,僅有不足10次的藏鵐觀測記錄,相關文獻也非常罕見。2005年8月,扎西桑俄在和深圳觀鳥協會的朋友一起觀鳥時,在白玉寺后山發現了一隻藏鵐,這個發現令所有人大為驚喜。從那時起,扎西桑俄開始了對藏鵐的保護監測。通過實地調查,他發現白玉鄉是藏鵐的主要分佈地之一。於是扎西桑俄在青海省林業廳、中國-歐盟生物多樣性項目和山水自然保護中心的資助下,將該地區的阿木龍溝劃為藏鵐保護區,並通過向牧民支付補償的方式,说服他們在藏鵐繁殖季節讓出草場。此外,扎西桑俄還成功試驗出一些保護藏鵐的方法,並編印了《藏鵐觀察記錄》,至此,扎西桑俄填補了藏鵐保護和研究的空白。

  2009年,在第23屆國際保護生物學大會上,扎西桑俄做了一個關於藏鵐保護的演講,得到保護生物領域世界級專家的認可和聽衆的好評。扎西桑俄愛鳥,也愛大自然的一切。從画鳥開始,他一步步成為一位致力於三江源保護的“民間科學家”,2013年3月,他作為主要作者之一的《藏鵐的自然歷史、威脅和保護》研究論文,在中國動物學會、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主辦的權威期刊《動物學雜誌》上發表,扎西桑俄画的藏鵐還被選為那一期的雜誌封面。

  以影像記錄三江源變遷

  2009年,扎西桑俄作為一部以他為題材的紀錄片嘉賓第一次參加了“雲之南”紀錄影像展,在這次拍攝中他開始對攝像機感興趣,之后又參加了山水自然保護中心舉辦的“鄉村之眼”培訓班,在“鄉村之眼”影像計劃中,他完成了紀錄片《我的高山兀鷲》。片中冬天積雪的山上,扎西桑俄氣喘籲籲地登上空氣稀薄的山巔,他身着長及小腿的紅色僧袍,光着腿在陡峭的山崖上攀爬,嘴裏叼着用來測量兀鷲蛋的一根草。同行的白玉寺僧人果洛周傑用一根繩子拉住他,扎西桑俄爬到陡峭岩石的下面,觀察藏在崖洞裏的高山兀鷲巢。4年前,他來過這裏,懸崖上發現的10個兀鷲的窩裏都有蛋,這次來只發現4個窩裏有蛋。“由於食物減少了,高山兀鷲不得不自行‘計劃生育’了。”扎西桑俄说。

  兀鷲以往靠腐肉和天葬為生,但現在越來越少人放生氂牛,加上有了市場之后,牛羊屍體也被賣掉。結果導致兀鷲的食物越來越少,數量也明顯減少。每當高山兀鷲做窩的時候,扎西桑俄和周傑用繩子拖着死去的牲畜去喂高山兀鷲,“不知道這樣的方法能否解決它們的生存問題”。

  2012壹基金公益映像節,《我的高山兀鷲》榮獲公益故事奬。“這是我們一直想说的故事,高山兀鷲是不是真的要走向滅亡?所以我們拿起DV,用自己的影像語言,來尋找我們的答案。”這段紀錄片文案寫出了扎西桑俄的心聲。

  之后,扎西桑俄認識到用影像記錄下正在悄然變化着的家鄉傳統文化和自然環境是多麼重要和珍貴,於是他開始在家鄉陸續培養一個又一個掌握紀錄片製作技術的人,將這些身邊正在發生的變化盡快記錄下來。他們拍攝的紀錄片逐步改變了牧民們的觀念,比如大家一看他們的片子,才意識到垃圾是這麼大的問題,慢慢也做出行為上和思想上的改變。

  組織牧民保護家鄉

  年保玉則山的東南部擁有青海最大的森林,也是重要的水源地。用扎西桑俄的話说,從這座山出來的水“前面的水都流到長江,后面的水都流到黃河”。家鄉的環境和文化正在發生變化,扎西桑俄说,氣候在變暖,他小時候果洛的冬天零下三十度,他不喜歡穿鞋,光着腳在雪地裏跑,也不覺得冷,被父母硬按住腳穿鞋。今年的5月19日,扎西桑俄在草原上給一個朋友過生日,“這在我小時候是不可能的,那時候到6月份還會下雪,這说明冰川一直在后退。”

  那些在扎西桑俄小的時候被視為神靈、任何人不能觸碰的湖泊,由三百多個縮減到一百多個。以前從來沒人在年保玉則神山下的聖湖裏洗東西,也沒人砍樹。但后來,水裏開始出現越來越多的垃圾,樹木被砍伐,動物被獵捕,年輕人開始覺得傳統的東西,包括宗教信仰都是陳舊的。目前對當地環境最有影響的是旅遊開發,很多旅遊者沒有保護環境的概念,會去抓魚、亂扔垃圾。扎西桑俄说,從西寧到年保玉則的高速公路已經在修建當中,明年就將通車。作為果洛打造大年保玉則景區的“必要交通設施”,久治年保機場也即將投入建設,“都想趕快發展經濟,但如何來更好地保護呢?”扎西桑俄嘆息。

  為了使更多野生動植物得到保護,2007年扎西桑俄發起創辦“年保玉則生態環境保護協會”,發動白玉人保護自己當地的生態環境。截至目前,年保玉則生態環境保護協會共有志願者120多人,他們當中有喇嘛、有老師、有牧民……扎西桑俄帶領他們以文字、圖片、攝像等手段監測記錄年保玉則的物種及環境變化。發動群衆參與藏鵐保護區的保護和監測。編輯藏文版的藏區動植物辭典。出版“年保玉則”雜誌,由協會志願者撰寫文章介紹年保玉則地區的文化和環境,發放給年保玉則地區的社區。組織志願者通過影像記錄的方式來記錄年保玉則地區的社會文化環境變遷,並和山水自然保護中心組織策展了“雲之南影像論壇”的社區單元。同時,協會積累的大量物種、冰川、氣候等方面的數據,為三江源保護的學者科研提供了寶貴的一手科研資料。

  種下希望的種子

  三江源生態保護和建設工程啟動以來,年保玉則地區的環境還是得到了很多改善,扎西桑俄说,最讓他欣喜的是以前從鄰省過來捕獵的人沒有了,當地的野生動物數量得到了回升。

  近年來,扎西桑俄意識到,當地家長和藏語老師能識別各種植物的很少,牧區孩子了解草原植物的渠道非常有限,這些與藏民族息息相關的植物已經淡出了孩子們的視野。扎西桑俄希望孩子們能了解這些植物文化。每年七八月份,扎西桑俄都會漫步在草原,教牧區的孩子們識別草原上的花朵。

  在年保玉則自然保護協會成立之初,扎西桑俄就設定了兩個工作的方向:一個是讓人和大自然之間的空間縮小,另一個是讓傳統保護文化和現代環保理念之間的空間縮小一點,“把這兩個之間的斷層縮小,我們的環境和文化就都就有希望了”。

  從2011年開始,在周邊牧民志願者的幫助下,“花兒的孩子”公益項目在草原綻放,扎西桑俄成為項目負責人,以果洛州久治縣為中心,經過“花兒的孩子”項目培訓的孩子近2000名,年齡分佈在6到12歲。他們還整理出版了8本藏漢雙語画冊,涉及三江源地區的動植物,拓展了學生們的閲讀空間。“對於一個僧人來说,我們志願讓更多的孩子從小在心中種下一顆與自然和諧共處的種子,對三江源的牧民來说,這意義將會更加深遠。”扎西桑俄说,希望更多人能夠參加到保護青藏高原生態環保事業的行列中。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三聯生活周刊
霸凌的中美之別
中國留學生施虐同胞案是最近在美國引起很大反響的案子。1996年出生的翟蕓瑤與男朋友張鑫磊、女伴兒楊玉菡等十幾個人綁架、折磨同學麥嘉怡、劉怡然,對后者更是潑冷水、扒光衣服、煙頭燙、逼迫吃沙子,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重建信心
回顧這一輪股市從上漲到暴跌,不難發現這是一個逐漸失控的過程。去年7月份,上證指數從2000點開啟了這一輪牛市,當時的行情來得可謂恰如其分,寬鬆的貨幣環境、極低的估值水平,經濟改革的良好氛圍,這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