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中國周刊
中國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環球人物
南都周刊



 
景泰藍中的工匠精神 中國周刊
轉寄 列印
[內容簡要]:景泰藍最早的文字記載出現在元朝,又稱銅胎掐絲琺琅,是一種將各種顔色的琺琅附在銅胎或是青銅胎上,燒制而成的瑰麗多彩的工藝美術品,因其是在中國明朝景泰年間興盛起來,因此命名為景泰琺琅或是景泰琅。

  尋蹤景泰藍

  景泰藍最早的文字記載出現在元朝,又稱銅胎掐絲琺琅,是一種將各種顔色的琺琅附在銅胎或是青銅胎上,燒制而成的瑰麗多彩的工藝美術品,因其是在中國明朝景泰年間興盛起來,因此命名為景泰琺琅或是景泰琅。后來又因多用寶石藍、孔雀藍色釉作為底襯色,而且“琅”的發音近似“藍”,最后演變成“景泰藍”。景泰藍,這個名字廣泛地包括所有的銅胎掐絲琺琅。景泰藍的釉料非常多種,不過最常用的還是天藍、寶藍、紅、淺綠、深綠、白、葡萄紫、紫紅、翠藍這幾種顔色。

  精美的景泰藍製品色彩潤澤鮮明,胎骨厚重堅實,掏絲整齊勻稱且鍍金燦爛光亮。景泰藍的母體,源自古老的青銅藝術。在用料上相當考究,主要是銅,其次是黃金、白銀、琺琅釉彩。舊時景泰藍藝術品專供皇宮貴族享用,她是權力與地位的象徵,帶給人的感覺既有帝王氣,又隱約可見西域風情。

  景泰藍與雕漆、玉器、象牙並稱為北京工藝品的“四大名旦”,是最具皇城特色的傳統手工藝品之一,2006年被國家列為第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産。如今,景泰藍已被世界所喜愛,成為家居生活中長久不衰的藏品。2014年在北京召開的APEC峰會上,習近平主席和夫人彭麗媛送給各經濟體領導人及配偶的禮品中有一款《四海昇平》景泰藍賞瓶非常搶眼。這廣受贊譽的“APEC藍”,就是由大廠京鋭釉料燒制。

  奇妙工藝揭秘

  景泰藍工藝不僅運用了青銅工藝,吸收了瓷器工藝,同時大量引進傳統繪画和雕刻技藝,集冶金、鑄造、繪画、窯業、雕、鏨、錘等多種工藝為一體,堪稱集中國傳統工藝之大成,因而自古便有“一件景泰藍,十箱官窯器”之说。

  掐(掐絲)、點(點藍)、燒(燒焊)、磨(磨光)、鍍(鍍金)五個主要工序,加上掐絲前的制胎,構成了景泰藍非常獨特的工藝特徵。

  胎型是景泰藍製作的第一步,制胎是掐絲的前奏。根據産品胎型的要求,將加工過的紫銅板按圖下料,裁剪出不同形狀,用鐵鎚敲打製成形狀各異的銅胎。

  掐絲是景泰藍製作工藝中難度較大,不易掌握的一道工序。有“絲工重於藍工”之说。掐絲,是將圓綫按一定的高度和寬度壓製成扁絲,其規格視需要而定。掐絲的功能很明顯,它繼承了“鑲嵌”工藝的傳統,既可呈現絲的韻律,又有着與嵌絲不同的作用。掐絲技師用鑷子將柔軟的扁銅絲,按照圖紙掐(掰)出形狀各樣的花紋、圖案,然后沾上白芨(一種有粘合效果的中藥)一根絲一根絲地嵌在銅胎上,就像繪画中的綫描,掐絲的呈現,是景泰藍的靈魂與根基。

  點藍用的釉料屬於硅酸鹽,是以石英、長石、硼砂及一些礦物質為原料加入多種貴重金屬着色劑,經1400攝氏度高溫熔煉燒制而成。如果把掐絲比喻成繪画中的綫描,那麼點藍就如同繪画中的着色,所不同的是,點藍不是用画筆,而是用藍槍、吸管;不是用色彩,而是用固體的釉料。點藍,強化了景泰藍工藝的特徵,在流露着原始琺琅工藝面貌的同時,間帶西亞風韻,放射着景泰藍初始的光芒。

  火是景泰藍的“靈魂”。整個産品點藍后高度與絲相平,還要經過攝氏850度高溫燒結。但由於釉料為膨松的粉末狀,經燒結凝固后就會坍陷下去,所以還要二次點藍,再往絲間填入釉料燒結。如此反復三至四次,方可完成燒藍。景泰藍是火的恩賜,火的造化。

  經過點藍、燒藍后,釉料已經凝固在銅胎的絲與絲之間,很不平整。磨光就是將釉料打磨,使産品表面平整、光滑。磨光工藝,行內俗稱“磨活”,它分為剌活、磨光、上亮等程序。首先用砂石把産品表面磨平,然后用黃石磨去釉料上的火亮、黑絲,再用椴木灰打磨,直到産品發出均勻的亮光為止。

  為了防止産品的氧化,使之更耐久、更美觀,需要在産品表面鍍上一層黃金。鍍金是對金屬器物的一種渲染,一種張揚,它用“金”表達着世界觀,凸顯的藍釉和金石配飾,詮釋着金與藍的合歡。

  河北省大廠回族自治縣,人口不到全國的萬分之一,大小景泰藍廠家曾發展到二、三十處,景泰藍從業人員占全縣人口的1.5%左右。上世紀50年代起,這裏就大力發展景泰藍,家家戶戶都能成為加工點,培養了一大批景泰藍技藝純熟的師傅和工技人員,故大廠回族自治縣有“京東景泰藍之鄉”的美譽。目前,這裏仍活躍着一大批景泰藍加工企業,京鋭景泰藍釉料有限公司則是目前唯一具備景泰藍所有材料生産能力的廠家,引領着行業的發展和潮流,佔據了行業70%的市場份額,在業中享有較高聲望。

  景泰傳人 獨具匠心

  釉料的燒造,是景泰藍的核心。京鋭景泰藍深諳釉料燒造的秘密。

  80后的徐國偉,是京鋭景泰藍的掌門人,他身上既帶着有新派掌門人的詼諧機敏,亦有老派工匠的執着持重。“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似乎冥冥之中命運就賦予徐國偉傳承景泰藍的使命。他的父親徐寶元在當年大廠特種工藝品廠掌握釉料燒造的核心技術。1980年,徐國偉出生,此時他上面已經有三個姐姐。而徐寶元,卻因為嚴重超生,被企業勸退了。

  “我出生第三天,父親便破土動工,開始蓋房子。”談起去年剛剛病逝的父親,徐國偉是深深的懷念和感激。

  當年徐寶元老來得子,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兒子,他義無反顧地創業。很快釉料廠就生意興隆,全國70%的景泰藍釉料都出自他家。

  踢着景泰藍的罐子撒着歡兒玩,每天都能見着做景泰藍的七大姑八大姨,徐國偉自小就受大家族的耳濡目染。

  20歲,徐國偉開始跟着父親,從最苦的燒料開始,每天被爐火熏得頭暈腦脹,他開始對景泰藍産生了抵觸。父親看出兒子的不滿,隨着他的秉性,讓他給客戶送釉料。這活兒能接觸新鮮人和事,還能沿途看看風景,和客戶喝喝小酒。徐國偉覺得這日子挺美。但時間一長,徐國偉體味到了父親的良苦用心。客戶用京鋭的釉料,在生産過程中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要想解決這些問題,徐國偉必須返回頭來了解這些釉料,為客戶解決最實際的困惑。

  他開始慢慢琢磨,並一頭扎進自家的廠子,研究釉料與每一道工序的關係,大約用了7年時間,徐國偉不僅成了釉料專家,還熟知景泰藍製作的每一道工序。

  時間讓徐國偉褪去了浮躁,景泰藍的色澤和與火交融后産生的神奇,讓他開始着迷。在一綫燒料,他一干就是三年。傳統藝人對火的認識,始終靠經驗來掌握,有時産品出來很不穩定。經過與北京專家教授們反復切磋,無數次的實驗,無數次的無解與迷茫,徐國偉終於總結出了一套用標準化數據來掌控溫度的新方法,結束了用煤燒制景泰藍的時代。如今京鋭的燒制車間雖然設備簡單,但窗明几淨,已從根本上改善了技師的工作環境,提高了燒制質量。釉料的問題解決了,火候的問題也解決了,徐國偉對景泰藍的琢磨卻上了癮。此時他不甘心只做釉料生産商,而想製造産品。“兒子,你去闖蕩闖蕩吧!”父親把自己壓箱底兒的積蓄拿了出來。

  徐國偉素來人緣好,鄰里鄉親都願意幫襯一把。家族裏的七姑八姨,每家都有在景泰藍工序中能獨擋一面的角兒。舅舅,打銅胎不在話下;三姑夫,鏨活兒一絶;老姑,鍍金拿手。徐國偉靠着父親不多的接濟,竟把廠子給立起來了。和父親共事過的大師們也厚愛他,有了訂單也總記着給他分點兒。徐國偉的厚道和勤勉,生意竟出乎預料地順風順水。

  酒香不怕巷子深,2014年APEC會議,京鋭燒出了響噹噹的APEC藍;京鋭和大師合作的産品,最后榮升國禮。成功的同時,他又在開始在思索一個新的問題:為什麼大廠地區的景泰藍廠家始終停留在為客戶代工,為什麼不能擁有自己的品牌和設計團隊?“景泰藍是老祖宗的奢侈品,是精神産品,是供欣賞和把玩的東西,糙不得。”徐國偉對景泰藍市場中魚龍混雜的現象深深擔憂,對景泰藍造假更是深惡痛絶。“我就是想不惜成本地做出點兒好産品。”宿命注定讓他比老父親在景泰藍的道路上走得更遠。景泰藍原是皇家貢品,那時的工匠為其傾盡生命。如今,景泰藍為高端人群做定製,更需精益求精。徐國偉和張向東等工藝大師合作,2011年研製成功了掐絲琺琅夔龍亭式香薰爐,這件高仿瀋陽故宮藏清中期宮廷陳設品,上部屋頂形,其蓋上有銅鎏金四凸脊,脊上飾夔龍紋飾。蓋鈕為鎏金鏤空纏枝花卉。中間一節四面均有鏤空夔龍紋裝飾,可以散髮香氣。上部兩節,均為黃、綠組成的紋飾地,飾變體夔龍紋。下部紋飾以藍琺琅釉為地,四面均掐飾纏枝蓮花。鎏金迥紋形四足。香薰爐設計獨特巧妙,器型規整端莊,掐絲線條嫻熟,紋飾精美絢麗,這件清宮原藏琺琅器體現了京鋭最好的藝術水準。

  “其實吧,我挺有野心的。” 讓熱愛景泰藍的人,看到好産品,享用到好産品,是徐國偉的“中國夢”。

  三環鳳尾尊是京鋭展室裏另一件張向東大師的精美傑作。借助明清宮廷貢品形體,在花紋、色調及雙鳳的形體工藝造型燈方面重新創作並賦予了新的內容。

  说到成功,他撓頭一笑,有孩童般的質朴,也有歷經商場后的機智,他並非不食人間煙火,他也追求利潤,但他更願意做一個有匠心的實業家,把景泰藍的精髓傳承下去。

  “我特想把京鋭的産品做到登峰造極。讓我的兒子也看看:他爹像他爺爺一樣棒!”話音剛落,從院子裏跑進來一個小小少年,活潑潑的,眼神尤其清澈明亮。傳承與工匠精神,是國粹景泰藍的希望和溫暖標籤。他對兒子像父親對他一樣,寄托着家族的傳承希望。他相信熏陶的力量、相信景泰藍的魅力會給兒子留下傳承的印記。時光漫漫,這是多麼美好的文化傳承画面。大師對話:

  “琺琅”與景泰之“藍”

  張向東,男,漢族,1960年生人,祖籍北京平谷區。河北省一級工藝美術大師,中國美術家協會河北會員,中國發明協會會員。一直從事藝術事業,對景泰藍文化探究不懈,作品與着作多次獲獎,被譽為“中國仿古第一人”。

  《中國周刊》:琺琅與景泰藍有哪些關聯?

  張向東:景泰藍屬於琺琅的藝術範疇,談景泰藍必談及琺琅。二者雖不同義,但又密不可分。琺琅,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才産生的名詞。如果探祖追宗,琺琅是由地域名“拂菻”演化而來。在我國隋唐時代,稱之為“拂菻”的國家泛指東羅馬帝國及其所屬西亞地中海沿岸一帶的廣大地區,后這一詞彙被逐漸置換轉化成了新的載體。現在的琺琅,泛指在金屬胎上施釉的工藝總稱或釉質。景泰藍又稱掐絲琺琅,屬於琺琅藝術其中的一個門類。

  世界琺琅史歷經三千多年,公元前16世紀至公元4世紀為“原始燒瓷時期”,技藝特點是“嵌絲外鑲”;公元4世紀至14世紀為“佛郎嵌時期”,技藝特點是“嵌絲描繪”;公元14世紀以后,進入了“現代琺琅時期”,西方形成了“画琺琅”—歐美琺琅,藝術中心在法蘭西利摩日市,東方形成了“掐絲琺琅”—景泰藍,藝術中心在中國北京。此兩種琺琅藝術品,工藝工序不同,藝術效果有異,堪稱當今世界琺琅藝術大花園裏盛開的“並蒂蓮”。

  《中國周刊》:什麼樣的“藍”,才是正宗的景泰之“藍”?

  張向東:景泰藍的藍,有着伊斯蘭的風韻。中國景泰藍從一開始就沿襲波斯燒瓷多着藍色釉料的做法,藍色與景泰藍藝術不可分離。明朝景泰年間的匠師們將我國的鈷藍釉料與西亞的鈷藍釉料加以區分,給我國具有“藍中透綠”特色的鈷藍釉料取了一個既壯國威又崇尊煌大的名字“景泰藍”。由於尚藍的意識越來越強,經過演化,把所有色質的釉料就統稱為“藍”,這時的藍,其載體已是釉料,故稱施釉為點藍,補釉為補藍,焙燒為燒藍,崩釉為崩藍,這種轉化顯得極其自然而朗朗上口,且規範性強。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三聯生活周刊
霸凌的中美之別
中國留學生施虐同胞案是最近在美國引起很大反響的案子。1996年出生的翟蕓瑤與男朋友張鑫磊、女伴兒楊玉菡等十幾個人綁架、折磨同學麥嘉怡、劉怡然,對后者更是潑冷水、扒光衣服、煙頭燙、逼迫吃沙子,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重建信心
回顧這一輪股市從上漲到暴跌,不難發現這是一個逐漸失控的過程。去年7月份,上證指數從2000點開啟了這一輪牛市,當時的行情來得可謂恰如其分,寬鬆的貨幣環境、極低的估值水平,經濟改革的良好氛圍,這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