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中國周刊
中國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環球人物
南都周刊



 
探尋霞雲嶺蝙蝠洞 中國周刊
轉寄 列印
[內容簡要]:北京房山區的霞雲嶺鄉位於太行山山脈的北部邊沿,群山中至今流傳着許多關於蝙蝠的神奇傳说。為了搜尋未知的蝙蝠種群,中國科學院年輕的動物學博士馬傑來到這裏。

  旅行是一種對光明的消遣。

  如果我們的旅程,

  充滿神秘未知而又危險,

  我們將以一種新奇的方式感知事物,

  用另一種視角去思考這個已被熟知的世界。

  周圍的空氣異常乾燥,我總覺得有要發燒的感覺,嘴唇開始乾裂,嗓子也覺得腫脹。我掏出水壺,探險隊成員每人都喝了一小口。黑暗中除了幾道頭燈的光柱,就是散落在各處的巨大碎石,還沒有發現任何生命的跡象。我們用紅色的尼龍繩做好路線的標記,如果迷路了,還可以有后退的余地。

  北京房山區的霞雲嶺鄉位於太行山山脈的北部邊沿,群山中至今流傳着許多關於蝙蝠的神奇傳说。為了搜尋未知的蝙蝠種群,中國科學院年輕的動物學博士馬傑來到這裏。出乎意料的是,一連好幾天,考察隊翻山越嶺,別说是新物種,就連平時常見的蝙蝠也難得見到。為何自然環境如此有利的山區,蝙蝠的種群竟如此稀少?考察結束,在當地老鄉家中,他卻偶然聽说了一個神秘的洞穴。根據當地一個姓牛的村民描述,那是一個異常恐怖的地方,洞穴中不僅險象環生,而且蝙蝠的數目多到令人恐懼的地步。后來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在這裏開展了蝙蝠調查的科研項目,不時有一些膽大心細的科學家進洞尋找蝙蝠。

  曾經在這裏研究蝙蝠的張勁碩博士這樣告訴我,這個洞穴其實一直都很活躍,小範圍的坍塌一直在繼續,如果北京地區的地質出現一點變化,就可能造成嚴重的坍塌,把所有在洞內的隊員變成化石。6人組成的探險隊中,我與張耳的行進速度很快,遠遠將其他隊員甩在后面。休息后繼續前進,前路是一堆非常難走的落石,這些落石是從洞穴的頂部坍塌下來的,體積足有公交車大。微不足道的燈光被第一層巨大的空間吞沒。在這種坍塌的落石上行走要萬分小心,一旦滑倒就會摔斷骨頭,因此需要掌握良好的平衡。十一月底的北京,霞雲嶺地區的氣溫在零下十度左右,但我們所有隊員進洞之前,都將羽絨服脫了下來,因為洞穴內部的溫度要比外面高出7甚至8攝氏度,這也是為什麼蝙蝠會選擇在這裏越冬的原因之一。

  在八十年前的一個夜晚,中國的福州,美國博物學家艾倫被一個古怪動物難住了。這是一個渾身透着詭異氣息的神秘生物,眼睛非常細小,牙齒也十分突兀和尖利。奇怪的是,这隻小小的野獸,居然長着一雙巨大的爪子,彎屈如鈎、鋒利無比。曾為哈佛大學博物館館長的艾倫,也對它怪異的長相感到驚訝。這種動物正是我們此次探險的目標物種,大足鼠耳蝠。 洞穴的第一層,空間很大,几乎可以容納一架大型運輸機。雖然洞穴中空氣乾燥,但明顯能夠感覺到地面的濕滑,在休息的時候,我們細心觀察了地面石塊上的附着物,那是一些蝙蝠留下的零星糞便,上面滋生出了很多像蒲公英一樣的白色真菌,但我們依然感覺不到周邊有任何蝙蝠活體的存在。“在這個季節,蝙蝠很可能棲息在更深的區域。”梁小光抹去手套上的泥土,關掉了頭燈,從褲兜裏拿出來一根粉筆,在明顯的石塊上画上標記,隨后说道:“我們必須繼續向下探索。但要注意認清道路,否則方舟聯盟的隊員就有迷路的危險。”

  深不可測的洞穴

  從洞穴的第一層伸向下層空間的通道極為難爬,最狹窄的地方是不足50厘米的石縫,我先將頭部伸了進去,用強光手電探測下面有沒有合適的落腳點。“我們必須放下裝備,並像蠕蟲一樣的一個個擠下去。”我對其他隊員说道。對於有幽閉恐懼症的人來说,這項工作確實具有一定的挑戰性。雙手向上,靠胯骨和臀部支撐自己的身體一點點向下移動,周邊都是潮濕的巨大碎石,我們每個人都頗有地震后在廢墟中掙扎的感覺。

  第二層的路面沒有沉積物,看不到美麗的鐘乳石,依然是崩塌下來的巨型石塊,一路上總是有支洞出現,我們彼此都不能離開隊伍,而且要時刻做好行進的標記。每次看到旁邊出現的支洞,我總是覺得如果去探索也可能會有讓我們想不到的新空間出現,也許那邊的洞才是主洞,我們現在自認為是第二層主洞的洞或許才是支洞。 1978年,首都師範大學的高武作為第一批深入這個洞穴的生物學家,親身下到了這個洞穴的第九層。但據说在返回的途中,他們驚恐的發現原來的路線發生了變化:周圍的石頭有些開始開裂,每一個洞口的大小也與來時不同。在這種北方喀斯特石灰岩坍塌形成的空間中,山體的結構依然很活躍。在這樣的環境中尋找蝙蝠確實有些困難,所有隊員都不敢大聲的说話。因為在頭頂的很多巨大板狀岩石已經開裂出很大的縫隙,隨時有坍塌的可能。

  不過這個洞穴到底有幾層,至今還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北京地質調查所的呂金波把北京房山地區洞穴洞層的形成和永定河的階地發育形成對應了起來,地上的河流切割地表,形成階地;地下的河流,溶蝕石灰岩,形成一層層的洞穴,道理大致相同。已知永定河的階地發育可以分為8個階段,因此他認定房山地區的地下溶洞也應該分為八層,但每個洞穴坍塌程度會不大一樣。

  “我們最好不要在此逗留太久,那塊巨石已經塊塌下來了。”當隊員們全部下到第二層時,張耳嚴肅地警告大家。那塊像小房子大小的石塊懸在不足三十公分的頭上,我們每個人都小心翼翼地瞅了一眼,然后從下面悄聲爬過去。

  發現馬鐵菊頭蝠在寂靜的空間內,任何聲響都會引起大家的注意,一聲清脆的“嘰喳”聲掠過了這片黑暗的空間。每個人心裏一陣欣喜,“這一帶存在蝙蝠的活動!”果然,地上開始出現了較為新鮮的蝙蝠糞便。在一塊傾斜的石壁上,我們看到了一隻倒掛着的被自己翅膀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小蝙蝠。

  在准備採集这隻蝙蝠前,我強烈建議張耳帶上手套,因為盡管處在北方蝙蝠的冬眠期,但當這種生物蘇醒后還是具備攻擊性,它口腔的唾液裏很可能攜帶狂犬病毒。當張耳的手接近它時,它的翼膜開始蠕動,身體開始緊縮,這種現象说明它已經從冬眠的狀態蘇醒,隨時可能逃跑。剛才的叫聲已經明顯證明我們的到來驚醒了若幹只在這裏越冬的蝙蝠。張耳熟練地用手指將它兩翼捏住,然后向后交叉一折,它的頭部就顯露了出來。

  眼前这隻蝙蝠讓我們想起曾經在美國《自然》雜誌刊登的一篇關於動物淫亂無度的文章,其中的主角正是我們眼前的這個小傢伙,馬鐵菊頭蝠。英國研究人員用DNA分析法發現了馬鐵菊頭蝙蝠家族的“性醜聞”:蝙蝠母女享用同一個強壯的性伴侶。據最近新公開的一項研究結果,在這種蝙蝠的一生當中,大多數雌性馬鐵菊頭蝠會不斷造訪同一個雄性的棲息場所,與之進行交配。這就意味着出生在不同繁殖期的后代很可能是兄弟姐妹。此外,部分生物學家發現,雌性馬鐵菊頭蝠的女兒會追隨母親來到交配地點,與同一隻雄性蝙蝠交配。這些蝙蝠的性生活非常有意思,當蝙蝠母親找到一個威猛的性伴侶,不是獨自己享受,而是把這個消息告訴自己的女兒,甚至隔代的小蝙蝠,一家子雌性蝙蝠要麼一起出動,或者按照先后順序去找同一隻雄性蝙蝠進行交配。英國倫敦大學瑪莉皇后學院生物科學院動物學家斯蒂芬·羅斯特说:“共享性伙伴會加強群居聯繫,促進蝙蝠群體內部合作。雌性蝙蝠對它們的交配伙伴精挑細選,但我們還不清楚它們如何確定性伙伴,如何將相關信息傳達給它們的女兒,以及它們如何在很大程度上避免近親繁殖。”

  北京分佈着一定數量馬鐵菊頭蝠,主要依靠捕食昆蟲為食。北方冬天的洞穴氣溫高於地表,可以保持零上3至5攝氏度的溫度。在冬季越冬期,它們相比其它蝙蝠具備更強的耐寒能力。它們都是以個體單獨進行冬眠,用兩翼將自身包裹保證一定的體溫。

  就在發現第一隻菊頭蝠的下方,隊員意外發現了一隻依然活躍的洞穴馬陸,或許它的一生也沒有見過亮光,身體長成了純白色。越往下深入,地面就越濕滑,還時不時會有水從上面的石壁滴在頭上。安培和肖一夫已經分別摔倒了兩次,並在腿部留下了嚴重的傷疤。

  吃魚的大足鼠耳蝠

  如果说這個洞穴的前三層構造屬於坍塌堆積形成,到了第四層便開始出現洞穴化學堆積的現象。在我們的身旁,已經可以發現零星的洞穴頂部向下生長的一種碳酸鈣堆積物,但這樣的鐘乳石體積還不算很大。絶大部分都被潮濕的泥土覆蓋着,它們在北方洞穴中能這麼發育,是難能可貴的。這裏的沉積物類型十分齊全,與南方喀斯特洞穴很是相似。

  第四層的空間極為獨特,需要借用繩索下去,雖然空間很大,但一到下面,就可以聽到隱約的吵鬧聲。洞壁上出現了很多緊密排列的珍珠大小的石花,鐘乳石的面積也逐漸增多。嘈雜的吵鬧聲也越來越大。每個隊員都意識到了前方棲息着大量蝙蝠,不時還有被驚起的幾隻掠過頭燈的光柱。

  傍晚6點,我們終於到達了這個洞穴的第五層,前面已經發生了坍塌,我們無路可走。但就在此處,我們終於見到了正在洞穴頂部集群冬眠的大足鼠耳蝠。此刻,它們緊緊聚集在一起,我們的到來使它們驚醒,發出像老鼠一樣的叫聲。

  這種蝙蝠的定名來源於哈佛大學的艾倫博士,他大膽推測:這是一種罕見的會用雙爪捕魚的奇特蝙蝠。按照動物的進化原則:它們身上的每一個特殊器官,都必然會有獨特的功能與之對應。就像寬大有力的翅膀,對應着強大的飛行能力一樣。但艾倫並沒有找到這種蝙蝠吃魚的直接證據。因為在它們的體內並沒有找到魚類的殘片。但即使這樣,艾倫仍然堅持自己的推測,認為大足鼠耳蝠可能會吃魚,他唯一的根據就是它們形同魚鈎的巨大爪子。但這種大膽的推測在2002年得到了證明,馬傑博士在這個洞穴洞口採集到15隻大足鼠耳蝠,在部分蝙蝠的胃部發現了魚的殘骸,並且能夠明確知道這類蝙蝠吃了至少3種魚類。在霞雲嶺的山谷中,有一座很小的水庫,附近的村民每次在這裏撒網,都能撈出很多的魚。這個水庫應該就是大足鼠耳蝠天然的覓食場所。蝙蝠身上的毛髮沒有絲毫的防水能力,一旦扎入水中,它們將會丟掉性命。在霞雲嶺這種水面平靜的區域,大足鼠耳蝠可能是通過聲納系統定位漂浮在水面上小魚發出的震動,然后俯衝並且用兩隻巨大的爪子划過水面,在這樣短暫的瞬間將小魚抓住。

  眼前的這集群蝙蝠全部用雙腳倒抓在石花狀的岩壁上,不時有幾隻被驚飛,選擇另一個更隱蔽的場所。採集到一隻很容易,但與馬鐵菊頭蝙蝠不同的是,他們並不是完全吊掛的姿態,而是採用身體與石壁相對貼合的姿態,整只個體好像粘在了石壁上。

  我們花了9個小時來到了洞穴的第5層,見到了這個北京唯一的食魚蝙蝠,粗略統計了一下,大概有600余只蝙蝠。在任務結束后,我們採訪了霞雲嶺的村民,得知現在的蝙蝠數量已經大不如從前。對於北京生活的主要蝙蝠來講,馬鐵菊頭蝠,北京寬耳蝠,大足鼠耳蝠都是以昆蟲作為主要食物,只是大足鼠耳蝠偶爾會把魚類作為自己的“零食”。因此整個北京房山地區的森林覆蓋情況會直接影像到蝙蝠的生存。在北京房山的諸多不知名洞穴中,生活着大量的蝙蝠,對它們影響最大的就是農藥的使用,這會讓它們的食物大量減少,不足以支持它們龐大種群的延續。從前,北京地區的這些蝙蝠,都生活在相對完整的森林生態環境中,並且已經很好的適應了在森林和水體的結合處覓食繁衍。本次的調查結果也警示,北京蝙蝠數量的明顯下降,也表明北京周邊的森林和水系正面臨危機。

<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三聯生活周刊
霸凌的中美之別
中國留學生施虐同胞案是最近在美國引起很大反響的案子。1996年出生的翟蕓瑤與男朋友張鑫磊、女伴兒楊玉菡等十幾個人綁架、折磨同學麥嘉怡、劉怡然,對后者更是潑冷水、扒光衣服、煙頭燙、逼迫吃沙子,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重建信心
回顧這一輪股市從上漲到暴跌,不難發現這是一個逐漸失控的過程。去年7月份,上證指數從2000點開啟了這一輪牛市,當時的行情來得可謂恰如其分,寬鬆的貨幣環境、極低的估值水平,經濟改革的良好氛圍,這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