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時報周刊
時報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娛樂休閑
美麗佳人
儂儂雜誌
整形達人雜誌
PAR表演藝術
國際厚生健康園區



 
孫傳芳之子拜張大千為師 時報周刊
楊逸宏
轉寄 列印
孫家勤15歲中學時代起,就工於山水、人物、花鳥、走獸等畫工。
孫家勤15歲中學時代起,就工於山水、人物、花鳥、走獸等畫工。
父親(右三)抱著孫家勤,與其母親(左二)、兄弟姊妹,合照於天津。
父親(右三)抱著孫家勤,與其母親(左二)、兄弟姊妹,合照於天津。
孫家勤遠赴巴西,拜入張大千「大風堂」門下,時年35歲。
孫家勤遠赴巴西,拜入張大千「大風堂」門下,時年35歲。
在八德園裡,孫家勤與夫人(後左)、女兒有著共同的回憶,中間為老師張大千。
在八德園裡,孫家勤與夫人(後左)、女兒有著共同的回憶,中間為老師張大千。

  文化大學藝術系的教授孫家勤,一直很低調,但他其實有兩個特殊身份,一是民初北洋大帥孫傳芳的幼子,同時也是藝術大師張大千的關門弟子。

  「你好!我是孫家勤,你在歷史課本看過我爸爸的名字,他叫孫傳芳;你在新聞上看過我恩師名字,他叫張大千;而我的名字,已被收錄在歷史博物館裡了。」老人家說。

  時間回到一九三五年十一月十三日,在中國天津市的一個佛堂裡,北洋大帥、五省聯軍總司令孫傳芳,正跪地誦經。自從解甲歸田後,這位曾在民國初年名顯一時的北洋軍系頭目,便皈依了佛門。

  就在誦經聲縈繞之際,一切就是這麼的平靜,根本感覺不出有什麼大事要發生。就在此時,一把白朗寧手槍已悄悄對準孫傳芳;而廳堂上的誦經聲,依舊清晰。

  突然間,碰!碰!碰!三聲巨響,女刺客施劍翹扣下扳機,孫傳芳頓時倒地,方纔的誦經聲就此成了絕響。這事情,在當年是個大新聞,搶占各國媒體頭條!

  很猛的事兒

  當時年僅四歲的孫家勤,望著家中突然多了很多人,警察、軍人、政要來來往往,全家上下一片哀淒,但孫家勤卻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覺得,爸爸去佛堂這麼久了,怎麼還沒回來?

  「等到天都黑了,我還是不知道爸爸為什麼不回來。」歲月爬滿了臉龐,現年已經七十七歲的孫家勤,手上拿著一張照片仔細端詳;而照片中的爸爸,從那天之後就沒有再這樣抱過他。

  當年,他原本要隨父親舉家遷往英國;但在父親遇刺之後,兄弟姊妹七人,就留在北京、天津一帶長大,隨後逐一散居世界各地,目前只剩三個姊姊與他尚在人世,也只有他一人在台灣。而民國三十八年,孫家勤就來到了台灣。

  面對家族往事,孫家勤不願多談,但對於藝術上的事情,他竟是滔滔不絕。一口標準的北京腔,聲若洪鍾,他說:「我曾幹過一件很猛的事兒,把台灣的一切拋棄了,統統給它拋到九霄雲外,就是為了張大千先生。」

  孫家勤講得很篤定,因為他是已故國寶級藝術大師張大千的關門弟子,而後來張大千一句:「得此門徒,吾門當大!」代表孫家勤這件「很猛的事兒」,實在是幹得好。

  摸了摸下顎,孫家勤細數當年;他自幼學習作畫,源自於母親周佩馨的影響。周佩馨出身書香世家,也是湖北女子學校的校長。「母親學習作畫很久了,我小時候就跟著她,學啊學的,就學出一番趣味」。

  來台灣之後,孫家勤考進省立師範大學藝術系,學生時代就開畫展,後來在師大擔任講師。

  到巴西尋夢

  孫家勤用一貫活潑的語調,揮舞著臂膀繼續說:「嘿,你知道嗎?在當年搞藝術的每一個人,都想拜入張大千門下,老頭兒我也不例外。」

  那時候的張大千先生,在巴西買了一塊地,並且自己打造園景,取名為「八德園」。孫家勤天天望著西方的天空發呆,心想:「怪怪,總有一天,我一定要去巴西拜見這老頭子,瞧瞧他為什麼這麼有魅力。」

  其實,孫家勤在當年的藝術界已頗有名氣,不知道那兒來的勇氣,就在三十五歲時,他放棄了在國內耕耘十多年的成果,遠渡重洋、負笈巴西,尋找他的藝術夢去了。

  一九六四年十一月十七日,巴西的第一大城聖保羅外港,駛來一艘來自遠東的「寶樹雲號」。那時的亞洲,正處在赤色動盪的時期,冷戰的詭譎、鐵幕的陰霾,這艘寶樹雲號,為遠東的人民爭取了許多自由,也是讓他們遠離戰火的方舟。

  該團的二、三十位華人當中,其中一位就是孫家勤。他下了船,一種前所未有的悸動浪濤洶湧,猶如海嘯強烈拍打在他心頭,因為追尋藝術的美夢,正要開始。

  孫家勤曾師於「寒玉堂」的溥心畬、「白雲堂」的黃君璧,以及後來「大風堂」的張大千,他戲稱自己是「三堂會審」。而三位老師之中,他對張大千總是念念不忘。

  仙人找大師

  提起張大千,孫家勤說:「我告訴你,大千先生是一個絕頂聰明、幽默風趣、身體健朗、相當奇怪的老頭子,我受他影響很深,所以現在也差不多和他一樣,奇怪得很,而且也活潑。」

  他說大千先生聊起天來,誰也阻止不了,因為大千先生走的路多、看的人多、記的事多,非常喜歡說笑,不曾停過,活潑得不得了!

  「他曾經跟我說,他遇見神仙。」孫家勤講這句話時哈哈大笑,大千先生講的話,總讓他覺得不可思議。他說張大千把山裡的神仙歸類為兩種,一種是不說話,一直盯著他猛瞧;一種是話很多,不斷要張大千跟他駕鶴回山上修道。

  當然,孫家勤只把張大千這些有的沒的話語,當成茶餘飯後的事情講,並沒有去鑽研它。

  張大千一生只收了四位關門弟子,都與他住在八德園。孫家勤每日清晨四點半就起床,陪他在園裡散步,長年下來,對這位老師的私事相當了解。

  孫家勤瞪大眼睛強調:「大千先生有學武功哦!他學的是氣功,重吐納、卻一個招式也不會。」他表示張大千的二哥是打拳的,門派叫自然派,張大千是跟著二哥學武功。

  十歲時的張大千,曾在四川與人鬥毆,對方找來一群人堵他,但絕頂聰明的張大千,當然不以一當百,畢竟沒那麼厲害。於是他跑家「落」兄弟,找來自然派的一群人保護他,就這樣,張大千被保護在中間,兄弟們將他圍成一個圈,開始鬥毆。想當然爾,張大千毫髮無傷地凱旋迴家。

 [1] [2]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儂儂雜誌
裸膚時尚
妳還在用一塊粉餅走天下嗎?本季超精采的底妝新品將滿足妳生活上各種需求!想呈現做臉後的水感膚質,推薦妳 shu uemura 3D水釉光感粉底液,它以京都“清水燒”為靈感,訴求讓粗糙、暗沉如“粗胚”般的 …詳全文
儂儂雜誌
美麗佳人
林志玲 無堅不摧的柔軟
我坐在志玲趕往機場的路上,在她滿滿滿滿的行程中利用這珍貴的一小時貼身採訪。從2004年爆紅後,志玲彷彿踏上一趟不可思議的神奇之旅,一路上充滿了驚喜、問號,而她的腳步也沒停下來,承接住一個個更 …詳全文
美麗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