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時報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娛樂休閑
美麗佳人
儂儂雜誌
環輿旅遊雜誌
整形達人雜誌
PAR表演藝術
國際厚生健康園區



 
楊雙五不後悔槍擊高凌風 時報周刊
陳世昌
轉寄 列印
楊雙五與大陸妻子萬進培接受本刊專訪,為24年前槍擊高凌風事件揭秘。
楊雙五與大陸妻子萬進培接受本刊專訪,為24年前槍擊高凌風事件揭秘。
高凌風被楊又又五及其手下開槍擊中右後腿,就醫時神情痛苦。
高凌風被楊又又五及其手下開槍擊中右後腿,就醫時神情痛苦。
楊雙五獲選理事長後,余天特地南下祝賀,席間猛咬耳朵。
楊雙五獲選理事長後,余天特地南下祝賀,席間猛咬耳朵。
楊雙伍(中)擁有8部3,000萬元以上的跑車,他找來台灣第1男車手郭國信(右)及第 4女車手女暴君(左)組車隊。
楊雙伍(中)擁有8部3,000萬元以上的跑車,他找來台灣第1男車手郭國信(右)及第 4女車手女暴君(左)組車隊。

  曾列名「十大槍擊要犯」的楊雙五,五月當選「高雄市歌舞藝能服務人員職業工會」理事長,但二十四年前,他槍殺藝人高凌風,有人認為他當理事長難以服人。過去他不曾細說當年,這回一開口,就語出驚人:「讓人流血總不好,若換成現在,我會打他(高凌風)兩棍,讓他知道做人的道理!」他還爆料:「若沒記錯,當年高凌風有一把白朗寧手槍,子彈還是我給他的!」

  一九八三年四月二日,當時紅遍全台的「青蛙王子」高凌風與張菲等人,從高雄的藍寶石餐廳離開,欲走回投宿的美王飯店,途中遭到槍擊。楊雙五當時開兩槍,一槍擊中高凌風的右後大腿。

  二十四年前,此案當時轟動全台,至今外界都認為是黑道想要分食秀場大餅釀禍。回憶往事,楊雙五強調,很多人曾問他這件事,但他不想再提,因為真正的當事人至今還活躍在政壇上,基於朋友道義,他不會去害朋友。

  喬寶馬事件

  「這件事要從高凌風的『寶馬事件』開始說起。」楊雙五說,他當時是藍寶石歌廳股東,但不認識高凌風,也沒有做包秀生意。有一天,他的好友A君找他上台北喬事情,A君說,高凌風接了寶馬歌廳的秀,也拿了錢,但唱沒幾天就不想唱了,因酬勞太少,現正躲在A君家裡。

  楊雙五轉述當時A君的說法:「高凌風帶著阿珠、阿花躲在我這裡一、兩個月,可是事情好像還沒了,你楊五很夠力,上來幫我喬一下啦!」

  楊雙五最後帶著三歲的女兒同行,他描述當時情景:「高凌風見到我像看到救星一樣,幫我開車門、抱小孩,猛獻殷勤,像服務生一樣;他當時說,等擺平後,要給我酬勞報答我,好像是三百萬元還是五百萬元,而且以後我就是他的經紀人。」

  楊雙五說:「其實我跟他根本不熟,我甚至覺得他不老實,認為A君根本不該管這檔事。」他還爆料:「若沒記錯,當時高凌風有一把白朗寧手槍,子彈還是我給他的。」

  楊雙五說,他第一次幫高凌風去寶馬歌廳喬,對方並不領情;第二次帶了槍,再談才喬好,事後他便回高雄;三個月之後,A君氣急敗壞地打電話跟他訴苦,感歎:「高凌風後來只拿了幾十萬元給我,連付吃住費都不夠,之後就避不見面,電話也不接,感覺被高凌風玩了,我心裡非常不平衡。」A君還希望楊雙五轉告高凌風,不能過河拆橋。

  張菲在現場

  楊雙五說,後來他找到高凌風,指責對方,還放話︰「這種人我看不起,最好以後你不要下來高雄。」果然往後的半年間,高凌風都沒再去高雄。直到某一天,楊雙五看到高凌風要到藍寶石登台表演的海報,他才再打電話給高凌風,要對方不要下來,免得讓他難做人。楊雙五說:「因為我在藍寶石有股份,我不想讓A君認為我跟高凌風妥協,貪圖好處。」

  不料,高凌風還是如期南下,楊雙五自己則帶著長槍,帶手下藏身在槍擊現場附近的車上。「當時只是要給他教訓,要殺他並不困難,但目的並不是要殺他。」楊雙五還透露現場的「糗事」,就是第一槍沒打中高凌風,再補一槍才打中他的腳,而當時的張菲正好在高凌風身邊,非但沒被槍擊嚇到、自顧去逃命,還將受傷倒地的高凌風抱起來,一點也不怕死,這一點,楊雙五至今仍印象深刻。

  「我當時靠賭場維生,在高雄沒有包秀,沒賺藝人的錢,算是很乾淨;我不碰毒,也不喝酒。」即使事情過了二十四年,楊雙五對高凌風的感覺仍不變,他說:「我不怕再跟他碰面,但沒有什麼好說,我沒感覺他的存在。」

  對於黑道、白道的看法,楊雙五有自己的觀點。他說,二分法「太隨便」,做事「積極」一點,可能就被說是黑道,難道年輕好勝、愛打架,就是黑道嗎?他還自嘲︰「害我現在都不敢穿黑西裝,開車時才戴墨鏡。也許吧,以台灣的標準,我是黑道,但以日本的標準,不見得是。」

  規劃新歌廳

  二十四年前的槍擊案轟動一時,二十四年後,楊雙五首度揭秘,講得不疾不徐,坦然的態度讓人有點意外,他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是好?是壞?一般社會的標準似乎難以套在他的身上,從「生死」這件事來看,可以看出他妙的地方:「我喔,不會因為自己快死了而害怕,但我的狗死了,我卻哭了。」

  這回當選「高雄市歌舞藝能服務人員職業工會」理事長,再跨入演藝圈,他說自己願意去多管閒事,是受到余天的影響。他認同藝人就算再紅,總會過氣、會老、會面臨現實壓力,他自己已六十歲了,希望透過藝能工會替演藝圈做些事:「以前我做事太僵硬,應該可以輕鬆一點。」

  他舉例說,若澎恰恰的光碟案找他幫忙,「我有十足把握,讓這件事妥善處理。我並不認識郭桂彬,但我覺得他是以利為出發點做事,我不贊同;我認識盧照琴,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管訓時,他當時竟然是穿著學生服,讓人印象很深。」

  據瞭解,楊雙五不是光說不練的人,目前已開始在高雄尋找適宜場地,計畫改建為歌廳,倣傚昔日藍寶石歌廳,規劃新的舞台,讓沒有舞台空間的藝人登台表演;他還四處打聽墾丁的「春天吶喊」活動主辦單位,有意參加明年競標,對於「重開歌廳」一事,他苦笑:「現在娛樂的選擇那麼多,不像以前只有聽歌;現在開歌廳,幾乎是穩賠不賺,我只想要藝人有多一個舞台,多一個謀生場所。」

 [1] [2]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



…詳全文
儂儂雜誌

…詳全文
PAR表演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