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中國新聞周刊
中國新聞周刊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環球人物
中國周刊
南都周刊



 
紅木-引發的巨大生態災難 中國新聞周刊
轉寄 列印
[內容簡要]:由於旺盛的需求,主要原産中國海南的降香黃檀原生樹已在中國絶跡,商業意義上滅絶。“说不定過幾年,緬甸花梨和緬甸花枝就會像海黃(海南黃花梨,即降香黃檀)一樣,有價無市。

  在遠離中國的地球另一端,在印度洋的西部,有一座島嶼與非洲大陸隔海相望。

  島上有高大挺拔狀似胡蘿蔔的猴麵包樹、幽靈般有着毛茸茸尾巴的狐猴......這裏約90%的動植物在地球的其他地方難覓蹤影。千百年來的與世隔絶孕育了世所罕見的進化奇跡,島上森林面積約1470萬公頃,森林覆蓋率達85%,這就是馬達加斯加,一個被稱為“世外天堂”的地方。

  人類兩千多年前才登陸這座島嶼,茂盛的雨林是他們所有生活所需的來源,他們的生存依賴雨林,雨林給予了他們房屋、食物和藥品。過去,馬達加斯加人認為亂砍濫伐會遭到上天的懲罸,對自然的敬畏讓雨林和雨林中的一切綿延生息。

  2010年,這個世外桃源般的國家,卻面臨着前所未有的危機。馬達加斯加出口中國的紅木數量比上年增加340%,達到了22000立方米。

  馬達加斯加大約有20個國家公園和保護區,現存的烏木、盧氏黑黃檀等珍貴紅木木材都生長在這些森林保護地區。中國對紅木的巨大需求,致使人們把魔爪伸向了這些最后的伊甸園。成千上萬伐木工人湧入森林保護地區,進行野蠻的採伐,不斷拖拉被砍伐的紅木,在道路上留下觸目驚心紅色的痕跡,大型紅木運輸車在國家公園周圍地段均可暢通無阻。

  越砍越稀少的珍貴紅木

  “今年還能拉木頭,明年怕就沒有木頭可拉了。”一位在湄公河上從事了8年拉木頭生意的船老大指着船上碩大的樹根说道,這些樹根連同船上的其他紅木都是通過大象從雨林深處運出來的,“這麼粗的樹根,都上千年了,都被挖了。”

  記者隨着一位據说已在東南亞從事木材生意20余年的廣東商人蔡先生,從中緬邊境的瑞麗口岸出境,一路深入到了緬甸境內雨林的深處。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保證這一船的紅木木材,主要為緬甸花梨(大果紫檀)和緬甸花枝(奧氏黃檀)原木順利進入中國境內。

  2013年,中國從緬甸進口的紅木原木總量達到23.7萬立方米,總價值3.24億美元,三倍於2012年的進口量和進口價值,几乎六倍於2010年的貿易數據。

  緬甸從2014年4月起,全國開始執行新的全面原木出口禁令。“現在不管是緬甸花梨還是緬甸花枝,大口徑的木料都比以前要難找了。要得到好料必須要進入到更偏僻的雨林。”這位商人介紹说。這兩種樹種在緬甸被列為“受保護”物種,只有在獲得緬甸環境保護和林業部(MOECAF)明確許可的情況下才能採伐和貿易。

  緬甸環境保護和林業部的數據表明,緬甸的森林中現存大約169萬立方米的緬甸花枝原生樹,以及大約141萬立方米的緬甸花梨原生樹。

  這兩種樹種是緬甸出口中國紅木的主要品種,如果按照2013年的出口速度,那麼緬甸森林中全部310萬立方米的緬甸花梨和緬甸花枝全部將在13年或更短時間內被消耗殆盡。

  由於旺盛的需求,主要原産中國海南的降香黃檀原生樹已在中國絶跡,商業意義上滅絶。“说不定過幾年,緬甸花梨和緬甸花枝就會像海黃(海南黃花梨,即降香黃檀)一樣,有價無市。”

  産於柬埔寨、寮國、泰國和越南的大紅酸枝(交趾黃檀),曾經是分佈廣闊的樹種。如今大紅酸枝已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IUCN Red List)列為易危物種。2011年的一項估計稱,泰國僅存約10萬棵大紅酸枝樹。2012年的一項濕地調查證實,寮國境內沒有發現成熟的大紅酸枝原生樹。在柬埔寨,除了一些受嚴格保護的地區外,原生的大紅酸枝樹如今被視為稀有物種。2014年,越南宣稱境內已找不到大紅酸枝樹。

  清式傢具以紫檀為貴,所用主材檀香紫檀産自印度,檀香紫檀耗盡,成材再難尋覓的時候,人們把目光轉向東南亞木材顔色與之相近的紅酸枝類作為替代,大規模收購最終導致紅酸枝中的交趾黃檀野生數量驟降;在交趾黃檀無法滿足市場需求之后,遠在太平洋彼岸的微凹黃檀等樹種繼而遭到了池魚之殃。而産自遙遠非洲的盧氏黑黃檀,因與檀香紫檀木質相近,在上世紀后期作為替代品引入中國,經過數十年的採伐,數量已經大幅減少。

  2013年6月12日,新修訂的《瀕危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公約)生效,巴西黑黃檀、中美洲黃檀、伯利茲黃檀、檀香紫檀、交趾黃檀、盧氏黑黃檀和微凹黃檀等7種《紅木國家標準》中的紅木樹種被列入CITES公約。

  在全球化時代,一個國家或地區所消耗的資源已不再局限於本地。

  中國國內已基本沒有紅木原生樹,蓬勃發展的紅木行業几乎全部依賴進口原料。2003年至2013年中國紅木傢具發展“黃金十年”,中國市場的愈演愈烈的“紅木熱潮”,對紅木資源的畸形需求導致了全世界範圍內對紅木毀滅性的盜伐。

  面對越來越少的貨源,中國商人支付越來越高的價格,購買越來越多的原料,並在原有地區的資源枯竭后探索新的地區。尋找並砍伐紅木的腳步已從普通山區深入到各個嚴格受到保護的地區。

  照現在的砍伐速度,紅木不僅會在交易市場絶跡,也會在森林裏絶跡。

  中國的《紅木國家標準》列出33個樹種,其中21種産於亞洲(主要在湄公河地區),7種産於南美洲,5種産於非洲。

  隨着需求的增加,紅木的供應來源已擴大至非洲和中美洲,流入進來的還有南美洲、巴西、玻利維亞紅木、南部非洲津巴布韋、莫桑比克、馬達加斯加紅木。但是中國仍嚴重依賴東南亞的紅木木材來源,2000年~2013年間,中國總計進口了350萬立方米紅木木材,其中近一半紅木,166.6471萬立方米,價值近30億美元——來自湄公河地區。2014年上半年,中國共累計進口紅木120.93萬立方米,湄公河地區占進口總量的66%。

  森林雖屬可再生資源,但生長在熱帶雨林的紅木樹種,生長周期非常漫長。“千年紫檀,百年酸枝”,珍貴的紅木樹種一旦砍伐,便不可恢復。聯合國早已明令保護包括紅木在內的熱帶雨林植物,禁止亂砍亂伐。在英國,法律禁止使用紅木做傢具。

  中國紅木發展“黃金十年”也是“野蠻十年”、“毀滅十年”,大自然用數百年甚至數千年積蓄的森林,在這短短10年裏,遭到瘋狂劫掠。

  觸目驚心的紅木生態災難

  “2010年,我曾經跟別人一起合伙,做過一段大葉紫檀(盧氏黑黃檀)的進口生意。”文章開頭的一幕,是採訪蔡先生時他的口述,“馬達加斯加的大葉紫檀主要集中在馬達加斯加東北部薩瓦地區人跡罕至的地區。2009年出現爆發性紅木砍伐,大量小徑級的紅木原木也被砍伐殆盡。現在經常上走上三四天,深入雨林深處,才會找到紅木樹種。伐木的工人都是當地人,他們在森林的很深處修建營地,當採伐完一塊區域再往深處去尋找另一個區域。”

  薩瓦地區的瑪索亞拉國家公園和馬洛傑基國家公園是烏木、盧氏黑黃檀等紅木樹種在馬達加斯加主要的分佈區。2007年,這兩個國家公園被評為世界自然遺産,地理位置偏僻封閉,是馬達加斯加最大的林區,覆蓋着馬達加斯加島面積最大、郁密度最高的森林,也是地球上緯度最高的熱帶常綠雨林區,森林中物種多樣性極為豐富,多數為馬達加斯加所獨有,保護着數十種珍稀狐猴、鳥類、兩棲爬行類和無脊椎動物,以及蕨類、棕櫚、蘭草等植物。而且,每年7月至9月初,都會有數百頭座頭鯨出現在瑪索亞拉半島西側的安通吉爾灣。

  “採伐下來的紅木,通常在一頭刻出一個環形槽,用藤蔓捆縛后,從潮濕的雨林和險峻的深山中拖到溪流邊,捆扎成束,然后用木筏運出來。為製作木筏運送紅木,需要5倍於紅木材株數的較輕的木材。”伐木者大量砍伐雨林中較輕的木材和藤本植物,造成河岸侵蝕,河流和小溪出現淤積、變淺。藤本植物在森林中的生態意義很大,是多種動物移動時借助的工具。

  伐木工人都是原住民,但是持續的環境破壞使他們失去了生活來源,不得不靠給伐木公司打工、破壞自己的家園來賺取少得可憐的報酬。

 [1] [2] [下一頁]

< 本期目錄 >


三聯生活周刊
兒童、玩耍與想象力
玩:一份進化的禮物 這是兒童探索館陽光最充足的一個展廳。初夏正午的陽光從巨大的玻璃天花板直射在一個巨大的攀爬裝置上,蜿蜒交錯的台階設計得像一片片巨大的樹葉,讓人想起魔豆與傑克的故事。但 …詳全文
三聯生活周刊
中國周刊
紅木藝術絶世之殤
紅木傢具的昂貴,是建立在一種對文化藝術的信仰上,商家宣傳炮製的就是紅木傢具的文化藝術品位。文化藝術産業原本是極好的陶冶情操的産物,是人們在物質生活充裕之后極力追求的精神食糧。紅木傢具,飽含 …詳全文
中國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