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雜誌
回新浪首頁 設為我的最愛 繁體簡體
本期中國新聞周刊
中國新聞周刊
前期雜誌
 
其他政經時事
南方周末
新周刊
三聯生活周刊
新民周刊



 
德羅巴(科特迪瓦):很少有人像他這樣瞭解足球的力量 中國新聞周刊
本刊記者/ 萬佳歡 唐磊
轉寄 列印
  在2005年科特迪瓦獲得德國世界盃決賽權席位時,舉國狂歡。在更衣室裡德羅巴讓隊友們都跪下,祈禱懇求科特迪瓦人民互相諒解,和平共存。他說,非洲有比戰爭更重要的東西,所有非洲球星都背負著重大的責任,因為每一個非洲人都相信足球

  2010年1月,德羅巴回到了非洲,來到被英國媒體稱為“death zone”(死亡地帶)的安哥拉。

  那時,兩年一度的非洲國家杯足球賽在安哥拉舉行。德羅巴是“非洲大象”科特迪瓦國家隊的隊長,這一次,他在英超賽季中段暫別切爾西,來到8年前才結束27年內戰的安哥拉。在此期間,在他們的駐地安哥拉卡賓達地區一個泥濘的混居區,分裂分子用機槍掃射了一輛載有多哥國家隊的巴士,巴士司機和兩名球隊成員遇害。而這些人聲稱,未來將把德羅巴、埃辛這樣的巨星作為攻擊目標。

  在安哥拉,用來保護德羅巴的武器比一個墨西哥毒梟身邊的武器還要多,外面滿是身著黑衣、手持AK-47突擊步槍的安哥拉士兵。德羅巴很害怕,親人和俱樂部老闆也都想讓他們回去。但他決定留下來。2002年,當科特迪瓦發生危機的時候,最先來幫助的國家中就有安哥拉。他很清楚,離開對兩國之間的關係沒有好處,他說,“這已經不止是足球,遠遠不止。”

  現年32歲的德羅巴是聯合國親善大使、非洲足球先生、三屆英超冠軍。在21世紀的運動員中,很少有人能像他這樣瞭解足球的力量。

  一閉上眼睛,德羅巴就能聞到故鄉的雨季裡,傾盆大雨的午後,空氣裡充滿著泥土味。兒時的記憶似乎是他科特迪瓦身份的象徵,也是吸引他每每回到非洲的原因之一。

  5歲那年,出生在科特迪瓦首都阿比讓的德羅巴掛著牌子,獨自登上飛往法國的航班。牌子上寫著德羅巴的名字,以便讓舅舅認出他。

  隨後3年裡,德羅巴跟著當職業球員的舅舅四處搬家,先後在法國近十個城市生活。但因為簽證問題,德羅巴回到阿比讓。他常常在一個停車場內踢球。

  1989年科特迪瓦爆發經濟危機,11歲的德羅巴再次來到法國投奔舅舅,開始了自己在歐洲的征途。

  15歲時,德羅巴開始接受正規訓練,入住巴黎近郊,這裡有很多和他一樣來自非洲的孩子。教練說,德羅巴不像同齡的孩子一樣在場上嬉戲,他對足球有責任感,總是認真完成訓練。

  19歲,德羅巴來到以24小時耐力賽聞名遐邇的勒芒,加盟法乙球隊勒芒隊。他的月薪只有1800歐元,他只好一直堅持學會計,以便萬一被球隊解雇能找出路。

  2002年初,法甲小俱樂部甘岡花了8萬英鎊買進德羅巴應急頂替傷員。德羅巴進了17球,幫俱樂部保級成功;隨後他轉會馬賽,踏入主流俱樂部。

  在聯盟杯上,德羅巴進了6球,幫助球隊戰勝利物浦、紐卡斯爾等英超球隊。他出色的表現引起了切爾西新老闆阿布拉莫維奇的關注。2004年,德羅巴轉會切爾西,在穆裡尼奧的帶領下開始了走向巨星的征程。

  在英格蘭初期,德羅巴沒有特別出眾的表現。因為穆裡尼奧喜歡用單前鋒,德羅巴一直只是作為一個身體強壯的中鋒,在前方為隊友做掩護佯攻。他喜歡插水,球迷也不喜歡他。直到切爾西變陣後,德羅巴才徹底變為高產射手,2006-2007、2009-2010賽季贏得英超金靴,成為當今足壇數一數二的中鋒。

  2003年,26歲的德羅巴第一次代表科特迪瓦國家隊出場。這個年紀才入選國家隊並不是令人驕傲的事,但德羅巴對於科特迪瓦的意義遠比帶領國家隊征戰世界盃、歐洲杯重要。

  2002年9月,科特迪瓦爆發了持續多年的內戰。國家分裂成兩半:政府軍控制南方,叛軍控制北方。而與此同時,科特迪瓦國足卻不斷贏球。只要贏球,人們就會上街跳舞。德羅巴意識到,自己是為國家而戰,自己可以向全世界展示一個“和新聞中不一樣的科特迪瓦”。

  2005年,當球隊客場戰勝蘇丹、獲得德國世界盃決賽圈席位時,舉國狂歡。比賽結束後,德羅巴在更衣室單膝跪地,通過科特迪瓦電視台的鏡頭,他讓隊友們跪下,號召大家祈禱懇求科特迪瓦人民互相諒解,和平共存。他說,非洲有比戰爭更重要的東西,所有非洲球星都背負著重大的責任,因為每一個非洲人都相信足球。

  在隨後的幾個月時間裡,德羅巴的演講在科特迪瓦電視台反覆播放,國內的緊張局勢有所緩和。很多科特迪瓦人為國家隊隊員的合作精神驕傲,他們認為政府軍和叛軍應該像國家隊隊員那樣合作團結,最終停火和解。

  2007年3月,德羅巴向總統巴博提出,將2008年非洲杯預選賽對陣馬達加斯加之戰放在叛軍的首都布瓦凱舉行,震驚全國。經過複雜的談判,比賽如願舉行。

  賽前,德羅巴向曾經的叛軍領袖紀堯姆·索羅贈送了一雙足球鞋,上面印有一句口號“團結為和平”。200名政府軍受邀前往觀戰,這是內戰爆發以來雙方第一次沒有敵意的見面。最終,科特迪瓦以5球大勝,而南北方的軍隊也因這場比賽停火,科特迪瓦人都說:“德羅巴制止了內戰”。

  如今,在擁有近360萬人口的阿比讓,德羅巴在切爾西的藍色球衣隨處可見,一種一升裝的黑啤酒被命名為“德羅巴”,有音樂家們為他專門創作歌曲,還有模仿他在球場上動作的“德羅巴舞”。

  北京時間6月15日晚,科特迪瓦在南非世界盃死亡之組的首場比賽中與葡萄牙以0比0戰平。在場上局面遲遲無法打開的情況下,此前熱身賽中受傷的德羅巴戴著護具替補上場。雖然沒能給科特迪瓦帶來勝利,但是他的參賽也許不僅關乎科特迪瓦的成績,更重要的是為這個國家的人民留下希望。 ★

< 上篇文章 I 本期目錄 I 下篇文章 >


新民周刊
富人窮人距離多遠
在經濟快速增長的國家,貧富分化是個普遍的經濟現象,如果不能很好地加以控制,就會引起嚴重的社會問題。 改革開放之前,中國的財產集中在國家手裡,人民普遍貧窮,城市居民內部的收入差距很小,農 …詳全文
新民周刊
南方周末
天有多熱 誰說了算
■預報溫度為何總是低於實際感受? ■高溫預警,這是不是一個純粹的科學問題? ■「天氣預報就是不上40℃」,這一傳言有無根據? ■在酷熱的上海,中國氣象局下屬中國天氣網為什麼記載6至8月連續三月無高溫? …詳全文
南方周末